《荒野游侠记》第三季06:当藏族汉子拿着酒瓶向你走来,你会……

969 2018年11月29日 19:42

“耍坝子,好耍,嘎?”

在容纳二三十人的大帐篷中,一群人喝酒喝得正欢,一个藏族汉子侧脸凑过来,眼睛闪着金光问我。

也不等我回答,就看到他用嘴娴熟地“咔擦”一声把瓶盖咬开,手握啤酒瓶顺时针疯狂摇晃,摇到酒瓶里的啤酒呈龙卷风旋转的状态,一仰头,一咕噜,旋转的啤酒以旋涡的形状顺势而下灌进他的嘴里,就在比五秒蛮王还少一秒的四秒时间内,酒瓶空了。

我惊呆了。

他顺手抓起一瓶啤酒丢给我,“来,整”,言简意赅,就像他面部的轮廓一样硬朗。

我慌忙避开他的眼神,生怕他从我眼中看出了心虚。

这是康巴藏区藏族同胞们夏季“耍坝子”最痛快的时刻,大口吃肉,大瓶喝酒,还要边喝边唱,从他们的表情中,从他们的眼神中,你常常能够读出这两个字:快活。

“走,耍坝子”,这是夏季在康巴藏区最常听到的一句话。

每年七八月份盛夏季节,川西高原康巴藏区牛肥马壮百花盛开,草原像绣满繁花的锦毯一样,让人忍不住想扑上去打几个滚。

这个时候也是藏族同胞们最悠闲也最会玩的时候,他们经常几个电话,就聚了一大群人,在草原上拉开帐篷,铺上垫子,摆上酒食,摆开龙门阵,兴头起来了,又是唱歌又是跳舞,小朋友放着风筝,汉子们还会比赛骑马,玩得不亦乐乎,他们把这种玩法叫做“耍坝子”,有点类似于我们的“春游”。

“耍坝子”是康巴藏区的叫法,在西藏大部分地区把它叫做“过林卡”,藏语的字面意思就是“吃与劳动”。我理解为“劳动后的狂欢或狂欢准备迎接劳动”,因为“耍坝子”最好的季节正处于挖虫草期(五月至六月)和青稞收割期(十月)之间。但不管怎么个叫法,藏族同胞对“耍坝子”的热情是不变的。

不过,耍坝子的地点不固定,时间也没有定数,可能是一天也可能持续半个月都不确定,这就跟藏族同胞们的性格一样随性,但不用担心,你只要随便找到一块草地,就能大概率地碰到他们。

毕竟他们是真的很爱耍。

为什么藏族同胞夏天这么沉迷于“耍坝子”?

这就等同于你问一个宅男可乐有多好喝,问一个嬢嬢广场舞跳起来有多嗨,问一个上班族放假有多爽,其实你都不需要问完,当你提到可乐、广场舞、放假这些关键词的时候,看他们一脸满足的表情,你就知道到底有多好了。

咱们《荒野游侠记》团队拍摄第三季的时候就正好遇上了他们的“耍坝子节”,体验了一把康区的“耍坝子”,但如果你要问我“耍坝子”印象最深的是啥?

我会一脸醉意的告诉你,喝酒。

草原上的“龙卷风”

“龙卷风”,千万不要误会,我说的不是自然现象的那个龙卷风,在夏季的藏区高原上,你是见不到这种自然现象的。

那草原上的“龙卷风”是啥?

别急,我怕这个东西来的太快太陡,所以在“龙卷风”来临前先容我说一段前戏。

白天“耍坝子”的热闹我们已经见识了,到了夕阳西下的时候,在城市中的你也许正在下班挤地铁的途中,而草原上的狂欢正悄然开始。

每一个帐篷都躁动着,老远就能听见里面的欢歌笑语,经历了一天荷尔蒙爆棚的康巴人民以帐篷为据点,一个家族或者一个村镇或者一个单位的人聚在一起,吃大肉喝大酒,这个时候不管靠近任何一个帐篷你都能感受到里面的欢腾。

拍摄了一天的我们,听到帐篷外的欢笑声也被感染,随着这热闹的声音走进一间帐篷,然后………

瑟罗瑟罗瑟罗瑟罗
来来来来来
哦呀哦呀
咕噜
……

至于具体经历了什么,我也不知道,脑海里像中毒一样循环着刚才的那几句音效。

比起那几句循环播放的音效,更厉害是他们的“龙卷风特效”。

一秒、两秒、三秒、四秒(欢呼声)。

瞬间我和我的小伙伴都惊呆了,在我们还没来得及收回掉下的下巴前,他们又开始新一轮的游戏。

让我们倒回刚才的画面,帐篷里一群做游戏的年轻人,突然有一个人因为说错了一个词,然后被罚,要么选择唱歌要么喝酒,好酒量的康巴汉子当然是选择后者。

酒是催化剂,能够把一天玩耍的嗨皮推向最高潮。不过,仅仅是喝酒,是完全显示不出康巴汉子、康巴妹子们的“凶残”的,真正“凶残”的是,他们创造了一种叫做“龙卷风”的喝法。

打开一瓶酒,手捏着瓶口在空中画圆圈,以顺时针的方向疯狂旋转,要转到酒瓶中的酒液也跟着画圆圈的动作旋转起来,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瓶口含在嘴里,一仰头,旋转的酒液像龙卷风一样钻进嘴里。

你以为这就完了?没有,把它叫“龙卷风”不只是形容酒旋转起来的样子,也是指喝酒的速度,当酒喝进嘴里的那一刻,围观的群众们开始数数,一,二,三,四……谁喝完一瓶酒的速度最短,谁就最牛。

就在我惊讶于他们怎么做到的时候,在我一旁的藏族阿妹曲珍连忙让我快看另一边,一位来自理塘县拉波乡康巴汉子正双手各拿着一瓶啤酒,摇着摇着准备吹“双龙卷风”。曲珍告诉我,在理塘,拉波乡的汉子喝酒是最厉害的,我收起我的下巴连连点头说,凶残凶残。

更凶残的是,这位拉波乡的康巴汉子就像周董的那首“爱像龙卷风吹完它就走”一样,吹完“双龙卷风”后又打开一瓶啤酒走向人群。

在我一旁的曲珍提醒我,一定不要跟拿着啤酒的康巴汉子对视,由于亲眼见识过了他们“龙卷风”的威力,于是我一个劲地埋头吃大肉,即使咬到牙痛也打死不抬头。

突然余光看到一打啤酒向我们靠近,抬头一看差点被噎住,不知道什么时候旁边的摄像小哥与这位康巴汉子眼神确认成功。

热情的康巴汉子走过来把酒递到我们面前,说欢迎远方的朋友到理塘来,我和摄像小哥们看了看康巴汉子魁梧的身材,再想想他让人瑟瑟发抖的吹“龙卷风”的残暴画面,只能硬着头皮怀着慷慨赴死般的壮烈接下酒杯说:干!

其实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可怕,喝开了之后,发现康巴汉子非常可爱,几杯酒下去后话匣子随之打开,不唱歌跳舞的时候他们还喜欢讲故事。

从欢迎外地的朋友到理塘来,到理塘周边哪里有个什么洞,哪条沟里有许多修行者,再到他们上次去哪座山上看到了狼,然后又说回他们自己家有多少头牦牛然后又扯到了信仰……我们全部都瞪大了眼睛听得着迷,对于城市里呆久了的我们来说,感觉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最后我们谁也没喝大,尽管康巴汉子讲故事的时候说两句就喝一杯,然后说,你们随意啊。

讲真,一开始我们是真的虚,心想跟康巴汉子喝酒,多半是要横着抬出帐篷,但是喝着喝着发现,虽然他们爱喝酒,但是不会强迫我们喝,他们更多地是图个让自己高兴,让自己尽兴,就像他们千百年流传下来的性格基因,既要让客人感受到热情,也要让自己爽个够。

夜幕降临的时候,除了帐篷里的狂欢,帐篷外也十分的疯狂,每个人都像上了发条一样跳起来,没有一个不是在扭的,就连旁边的烤全羊感觉上面的油都跟着在跳动。

比起城市里的年轻人在一个封闭的空间里蹦迪,他们在星空下草原上的“野迪”显得放飞多了。

看着他们跳舞,你很难不被他们感染。

除了他们魔鬼般的舞步,音乐也是一大亮点,没有你想不到的嗨歌,而且播放的不仅有藏族流行音乐,还有彝族的火把节歌曲,甚至我还听到了“如果我是DJ,你会爱我吗”这种劲曲,可以说是相当有包容性。

如果你想感受康巴汉子的热情,最简单的方式就是跟他跳锅庄,因为他可以带你放飞到忘我。

如果你想了解一个康巴汉子,最简单的方式就是跟他喝顿酒,因为他的故事全在酒里。

所以,当一个康巴汉子拿着酒瓶向你走来,你要不要跟他确认眼神呢?

所属兴趣: 秀旅行
1
  • 0朵花
  • 0辆汽车
  • 0架飞机
  • 0座小岛
  • 0个666
  • 0个1024
  • 虚位以待
  • 虚位以待
  • 虚位以待
  • 打赏排行榜
    ? 我有金币:

评论 ( 0条 )

全部评论

目前还没人评论,快来抢沙发!

此帖荣誉记录

显示打赏弹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