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庆—神秘的错给(六)完结篇

1928 11月30日 20:31

《黑夜下山》

夜幕降临,张红问我,下去要多久?

这路我没走过。看植被,还在高山草甸上,下去是原始森林,穿过落差1000米左右的森林,便进入低矮灌木。

来得村,介于河谷和灌木之间,如果路没错,几个小时应该能到。

问题是,天黑了,没了食物和水。从早上六点到现在,已经爬了12个小时。前胸贴后背,腿又在发抖,能维持多快的速度?

有一点,我忍住没说,怕张红和泽辉担心:林子里有熊。

政府收了枪,不准山民打猎,导致野生动物越来越多,黑熊伤人的事件时有发生。

在冬眠之前,它们急需食物,经常黑夜进村,偷玉米、吃苹果。如果碰到人,随手拍一下,半边脸没了。

前些天,在我们山货基地那边,发生了这种事:几头熊进村,去吃晒着的玉米。有一个女人,拿木棍去驱赶。结果,黑熊冲过来,一巴掌拍倒她,把肠子都踩出来了。

在我们这边,野生动物,尤其是黑熊,远比鬼可怕。

鬼是心里的,可大黑熊,却是实实在在的。刚刚还听到熊叫。

但我没说,什么都没说。熊就在林子里,黑咕隆咚的,谁敢往下走啊?

太阳刚下山,天还没全黑,但林子里已是一片模糊,抬头望去,树枝分碎了暗淡的天空。

气温急剧下降,使人两鬓冰凉。巨石、树木、野草,正在暗幽幽地聚拢,把人夹在黑暗中,隐约可见一条山道,延伸进密林,深不可测。

我很着急,催他们赶紧下撤,但腿在发抖,下了十几米,就必须停住,否则撑不住身体。

为啥焦急?因为还没到分叉口。

向导用树枝做了标记,千万别走错。如果完全黑了,看不清标记,盲目走下去,那就完蛋了。

还好,在完全黑掉之前,赶到了松茸营地。

我紧记向导的嘱咐,不去营地,而是带他们往右走。终于在密林中,找到了一条往下的山路。

为了省电,我们尽量不用电筒,直至完全看不见,才舍得打开。

这山路,并不是结实的土路,而是原始森林中,一条泥泞发黑的小路。极陡,踩下去,不知深浅,因为黑得浓稠,经常不知道朝哪边下。

就这样,我在下面探路,他们在上面跟着,一点点摸着往下走。

《决定分开》

我手机上有海拔表,走了一个小时,才下300米左右。

按海拔估算,需要5-6个小时。从上午11点到现在,八九个小时滴水未进。长时间保持这么大的运动量,有可能虚脱。

向导应该早就到了啊,怎么不上来接应?

我和张红商量,要不我先下去,拿一些补给上来。人是有临界点的,当真虚脱了,再吃东西也缓不过来。

张红觉得有道理。可我们又担心,万一我也走错了,三个人就彻底分开了。或者等我返身上来,找不到他们怎么办?这山,可不是一般的大。

你说找人来营救,完全没有信号。我们都觉得,不到万不得已,不要给人添麻烦。

再走走吧,我说,再一起走走。

走到后来,泽辉倒着下山。

为什么倒着?他说,因为长时间正面踩下去,膝盖快支持不住了。倒着走,重心靠后,不用怎么弯曲。

都这样了,不能在耽搁了,我仰头喊:张大哥,要不我先走?

好好,张红说,杰文你先走,去找向导。

一道试探的光,在莽莽密林中,显得孤立无缘。

我叫他们节约用电。泽辉打光,张红探路,两人的手机各留一点电量。不然,林下有悬崖,掉下去都不知道。

我长吸一口气,拧开手电筒,开始往下狂奔。

习惯了赶夜路,一向是往下跑的。不是看清再下,而是先跳下去,踩到什么再临时调整。

树枝划破了衣服,撞到无数乱石,都无心理会,心里一直想:有多远,这还有多远啊?

确实饿,随手抓一把叶子,往嘴里一塞,想骗骗肚子,险些没吐出来。

跑到满头大汗,漆黑之中,闪出一点灯光。别高兴得太早,我知道还挺远。

碰到岔路,也不犹豫,随便拣一条,径直往下奔。

直到听到溪水声,才定了定神,知道不远了。

过木桥,踏溪水,朝着那点光,狂奔了过去。

《返身救援》

三面土墙,围着藏房,吊着一个灯泡。

走过去一看,我们的向导,正在打台球。

江村手持啤酒,往桌上一放,潇洒地捅了一杆。斯那喊了一声,单手举杆,绕到球桌的另一边去。

“砰”地一声,我推开木门,他们一愣,定格在灯泡下。

大哥,江村说,你好快。

我气呼呼进去,往木板上一坐,说:快什么快,你们到了多久?

才到才到,江村凑过来,一嘴酒气,说:我们也饿了,刚吃完东西。哦,喝了一点酒。你要不要喝酒?来一瓶。

我朋友还在山上!

没事,他说,就一条路。

江村啊,我忍了忍,说:他们不比你们,他们才从城里来。你们这,不怕出事?

正想发火,过来一丛乱发,扶住我的肩头:朋友,你是扎西的朋友,你和扎西的事儿,我全都知道,嘿嘿。

谁啊,不认识,摇摇晃晃的。他说他是这里的老板,问我饿不饿,要不要买东西吃。

也是,肚子要紧。我向老板买了方便面、雪碧和一包烟。

江村过来解释,说他们也累了,打电话叫四个人,送过来两辆摩托。等我们下山,就送到车那里去。

昨晚江村喝酒吃感冒药,今天脸成了土灰色,急着回到村里去。

一路沉默的斯那,一心想着如何增肥,问我们有没有特效增肥药。他想参加赛马大赛,可大赛规定:体重必须超过140斤。他一米七多,达不到要求,正为此苦恼。

城里人都想减肥,头一次听说有人急着增肥。我们劝他多吃肉。他急于下山,大概是想来吃肉。

你们吃药也好,吃肉也罢,但不该喝酒啊。

我问江村,你喝多了吧?

朋友,老板抢过话来:喝多了,他们全部喝多了。住这里吧,你们不要走了。

没有没有,江村说,才一二瓶。老板骂了一句什么,江村回了一句。他们扭打起来。这边扭打一下,那边扭打一下,一起跑到黑暗处,抱在一起,哈哈大笑。

这都什么呀,我冲下来搬救兵,却碰到一群醉汉。我赶紧吃面。

吃完,我问老板:还有吃的吗?

你这么饿啊!

我朋友还在山上!

哦,路断了,没什么卖的了。

我走进去,买了方便面、雪碧、喜糖和AD钙奶,装进塑料袋,拧着往外走。

老板说,住这里吧,喂朋友,住这里。

住不住再说,我说,人还没下来呢。

喂喂,江村说,兄弟,不用去了。

出了事,我喊:你负责啊!

你人太好了。他拉着我,来来来,走到村外,走到小溪边,拿手电往山上晃。

没动静。他嘟囔着,这两个人太慢了。打了个酒嗝,问我:过松茸营地的时候,是不是在一起,他们没走错吧。

我说,在一起,没走错。

那你放心,他说,他们会下来,只有一条路。我们回去吧。

我哪里放心,万一碰到熊,万一掉下去了呢,左边有瀑布啊。拧着吃的,我开始往上爬,爬了一段,发现江村没跟上来。

江村,我问,你不去吗?

我不去了,他说,你不用怕,去吧,就一条路。

我想发火,又一想,跟醉汉纠缠什么,救人要紧。扭头往上奔。

爬了一会儿,我冲着漆黑的大山,狂喊:张红张红,张大哥!

好像听到回应,看到大山中间,有一点光在晃。有光就好,我定了定神,才感觉自己也喘得厉害,喊得眼冒金星。

顺着山路,拼命往上爬,又爬了好一会儿,才确定了光源。

相互呼喊,两道光,终于在山间相遇。

《暗中相逢》

找一块空地,二话不说,先吃东西。

顾不了那么多,拧开就喝,扒开来就吃。

手电照着草地,我说,小店只有这些了。

不错不错,张红说,还有AD钙奶。

泽辉年轻,吃了几把方便面,灌了一点钙奶,就恢复了过来。

暗中相遇,如久别重逢,三人坐在密林中,觉得格外亲切。

令我惊讶的是,他们还挺淡定。中间迷路了,泽辉原地等待,张红前去探路,看到有山民掉下来的塑料袋,一阵狂喜,顺着有塑料的方向走。

谁说没岔路,张红说,好几条岔路啊。对了,你碰到向导了吗?

别提了,我说,他们不肯上来,在喝酒打台球。

他们不怕出事吗?

人家不怕,反复说,就一条路。

唉,张红感叹:怎么说呢,是说他们是胆子大,还是不负责呢。

我告诉他们,下面有个小老板,一定要留我们住,说我们的向导喝多了。

摩托车到了吗?张红问。

到了。他们根本没去村里,叫人送过来的。

走,张红说,今晚要离开这里,一定要跟五哥联系上!

《小店纠缠》

回到小店,他们仍在打台球。

推开木门,张红说,不错,你们下来得挺早。

接着一声不吭,坐在木板上。我倒了一碗热水给张红。他们也过来,问要不要吃东西。

吃过了,张红说,泽辉你吃吗?泽辉也说不吃。好,太晚了,出发吧。

骡子已放上了山,三个包全扔在外面。

老板不干了,拉住张红,说:不要走了,住这里吧,他们喝多了,会出危险的。

张红不理,走到灯光之外。

这边,江村轻声对我说,没事没事,你们决定,要走就走,别听他的。我问,你到底喝了多少?他说就一瓶。是吗,我看不像。

张红拿起包,招呼我们,赶快啊。

见我们要捆包,老板急了,扯住张红,说他们喝了两箱酒,不骗你,一起喝了两大箱,已经醉了的嘎!张红不理他,又来扯我,反复说:他们喝醉了,住这里吧,不怕摔死?

实话说,我当时很犹豫,一方面想立即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另一方面又怕出事,不知该信谁。

一辆摩托发动了,另一辆发不起来,他们在推车,试着发起来。

老板拦住我们,说:住这里,不收钱!一分钱不收,行了吧。告诉你们,我们是一个村的,不想出人命。

不用了,张红说,我们之前就谈好了,今晚去碧土,有事。

那辆摩托终于发动,从远处拐了回来。

趁我们不注意,老板对另一辆摩托做了手脚,导致这辆又发不着。

老板挡住龙头,一边摇晃,一边指着我们说:告诉你们,他们喝醉了,你们还要走,出了事情,你们负责!

这一举动,不但没有劝住张红,反而引起更大不满。张红冲我们说,走走,坐上去!

见实在劝不住,老板弄了一下摩托,又可以发动了。

开动之后,听到老板喊在身后:你们这些人,全都不要命!

《深夜醉驾》

两辆摩托,我和张红坐江村的,泽辉和三个包坐斯那的。

一开出去,发现不对劲,左晃右晃,横冲直撞。这是深夜的山路。到处塌方,乱石塞满路面,一侧是峭壁,另一侧一片漆黑——那是万丈悬崖。

别怕别怕,江村说,我是酒醉心不醉。

又说,别听那个老板的,他想做生意。扎西,你知道的吧,他和扎西打架了,在梅求补功。他骗我们喝酒,要你们住下。

好好,我说,你慢点开。

乱石中间,灯光照出一条小道,要对准开过去,可他控制不住,向乱石冲过去,龙头蹦起老高,在半空胡乱抓住,车倒向一边,他用脚去撑、去撑,又倒向一边,再撑。

幸好他腿长,不然早翻车了。

到转弯处,太陡、太急。他忘了预判,前轮冲出了悬崖,心都失重了,才勉强停住,刹车吱吱直响,再用脚撑回来,连打好几次,再调头开下去。

别怕啊别怕,他一直说,我们不会死在这里。

有一段,他自己也慌了,失明一般冲进灌木,啊地叫了一声,眼看掉下去,猛地往崖上一靠,减速冲回路面,扯破了肩头的衣服,气喘吁吁。

我自己也开摩托走山路,但这样玩命醉驾,还是头一次。

明明能对准的路,却七拐八拐,如蛇挪动。这是喝了多少啊,又不敢问,怕他放了龙头,跟我交谈。

兄弟,他扭头说,信不信,我酒醉心不醉!

信信,我慌忙说,你慢点开。

抱着他的腰,我手心出了汗,一直紧盯路面,每一段光亮,心都是悬着的。根本来不及想,应该如何应对,只盼着苍天保佑,让时间快点过去。

到半山腰,发现后面一辆摩托没下来。不会出事了吧?

停车等待。跳下车,我腿肚子在颤抖,听江村反复说:不要怕不要怕,酒醉心不醉,扎西和老板打架了,下次还来找我啊……反反复复,反反复复,显然是醉了。

好好,张红说,你好好开车。

等了一会儿,才看到悬崖上有光,在头顶盘旋而下。

斯那想停车,但停不住,蹭出去一二米。问怎么回事,泽辉说,他是真喝醉了,已经摔倒了两次。

刚出小店的时候,有一根管子,临空横出,占了大概四分之一的路面。那边四分之三他不走,直冲向管子,泽辉没来得及叫喊,已经把斯那掀翻了。

车倒下来,压住了斯那的大腿。车上有三个包,他爬不出来。还是泽辉先爬起来,帮他搬开了摩托。

后面又一次,打不过弯来,摩托压在两人身上,费好大劲才蹬开。

还有多远,泽辉说,真不能坐了,咱们走下去吧?

这一路,无论多苦,留美归来的泽辉从未抱怨过一句,现在人都摔伤了,才说:能不能不坐了,走下去吧。

他们好像没听见。江村跨上摩托,喊我们坐上来。张红说,应该不远了,克服一下吧。

于是重新上路。

《夜晚争执》

下到桥边,再沿江开去。

这段路,就是我们前天徒步了4-5个小时,像遭遇过地震的滑坡路。比下山还凶险,因为滑坡埋了大半,只在江边的悬崖上,留出一条小道。

乱石如刀。

冲到一个陡坡,怎么也上不去,快到坡顶,突然熄火,吱吱往后退,实在控制不住,摔了个人仰马翻。

江村扶起摩托,执意要骑。说来奇怪,我不知是气晕了,还是兴奋了,你说骑咱就骑,我先跳上去,张红也上来,又开始冲。

用一档,再猛冲一段,摩托车浑身颤抖,发出了臭味。后面斯那狂按喇叭,拿车灯一照,发现我们这辆摩托,已经爆胎了。

怎么办,五个人,三个包,只剩一辆摩托。

江村躺在地上,来回翻滚,哇哇地吐了起来。吐完,爬起来,双手撑住膝盖,说:你们先去吧。

张红和泽辉,说什么也不上车了。江村来扯,扯也不上。玩命啊这是,深更半夜,这么危险的路,把身家性命搁在两个醉汉身上,谁敢呀!

张红说,你们把包驮过去,我们不坐了,走过去!

江村没办法,带上我和斯那,还有三个包,先往前开。

他们怕,江村说,怕什么啊,酒醉心不醉,我说到做到!兄弟,你要带人来,还是找我,找我啊……老板和扎西打架了,在梅求补功……

砰地一声,撞到一块巨石,突然失去方向。

三个人,六条腿,拼命撑、拼命撑,我的脚踝折了一下,一阵钝疼,但还想控制平衡,终于控不住,摔倒在乱石中。斯那被甩了下去,我以为他完了,幸好此处崖下有树枝,他攀住树枝,又爬了上来。

别怕别怕,江村安慰我,撞到石头了。

我当然知道撞到了。问题是,这样不要命,有什么意思。村里有7个车手,已经摔死了2个,今晚是打算减半么。

拿手机看摩托,才发现包已经丢了,不在车边,肯定被甩在了路上。

江村指使斯那,赶快去找!于是,斯那扶起摩托,调头去找包。

茫茫夜路,只剩我和江村了。他仰面朝天,躺在土路上,爬起来吐了吐,又躺了下去,满天星斗如深渊。

我点了根烟,问他:江村,告诉我,你到底喝了多少?

八九瓶了吧,他说,啤酒。

终于说了实话。你感冒了,走了两天山路,为什么还要喝这么多?

老哥啊,他说,那个老板骗我。说你们会在这里住,跟我们打台球,赌酒。他和扎西打过架,在梅求功补……

知道知道,我知道!江村啊,你喝醉了,去村里叫摩托过来吧,多少钱,我全出。

兄弟,他坐起身:你也不信我?我酒醉心不醉!

是,你心不醉,可骑摩托车不是靠心的啊,你还能走直线吗。我这两个朋友,都是跟着我来的,万一出了事,怎么他们家里交代?那个泽辉,人家的父亲还等我把人带回去呢。他要是摔下去了,我没脸回去啊兄弟。

泽辉?有发型的那个?他坐了骡子。

嗯嗯,这个不是重点,重点是,凌晨二点了,在等我们报平安啊。

兄弟,一定把你们送到车那里,说到做到。

你醒一醒,你能确保吗,人都摔伤了。想起五哥托付的眼神,我泪都快出了,说:你要多少钱,多少都可以。

兄弟,你不相信我,你看不起我,他们太慢了,走得太慢,我们村里女人都比他们快,快多了。

他们不习惯啊,已经很厉害了。我叫你说英语,现在就说出来,你行吗?

我懂,江村说,你放心,今晚一定把你们送到。

我不是叫你送,去村里叫人来送!

不行,他说,我要送。酒醉心不醉。

无论我怎么说,他都听不进去,一定要自己送。用“不怕不怕,扎西打架”来安慰我,倔得像匹骡子,兄弟,我陪你可以,我朋友不能陪啊,万一有个三长两短,我还怎么做人!

放心,他说,有我在,我也是一条命。

唉,怎么都说不通。

《末路狂奔》

我不想说话了,和江村往前走。

斯那找到包,车上驮着两个,地上拖着一个,已经撕得稀烂。

把包捆好,江村跨上去,调头说:我去接他们!

于是,我和斯那一起走。

一边走,我一边回头张望,心一直悬着,真怕突然光掉了下去,人都找不到。

走了好一会儿,光终于照了过来,张红问我:还有多远啊?

我说还在前面吧。他们下摩托,我和斯那再骑上去。张红的意思是,车钥匙在身上,先把我和包送到车里去。

往前开一段,又停下了下来。江村支持不住,换斯那来开。又开一段,把我和江村放下,他转身回去接人。

光照过来,张红问:到了吗,怎么你们还在路上?

他们下车,又换上我和江村。这次一定要到,张红说,到了目的地再回来。

可他们根本不听。就这样,走一段换一段,一辆摩托来回倒人。

茫茫的黑夜和山路,似乎没了尽头。每个人都摔了好几次,张红从腰到背都摔伤了。江村和斯那的衣服也已摔得破破烂烂。

直至张红说,不是在绕路吧?怎么这么久!

满打满算,不到三十公里的路,已经折腾了几个小时。凌晨三点多,仍在山路上狂奔,每个人都筋疲力尽。

最后一次,我和江村终于走到了车边。

《匆忙离别》

看到车,人已经懵了,简直不敢相信。

江村围着车转了一圈,问我:这车多少钱?我说不知道。

他一屁股坐进后备箱,双脚抬起,斜踏在车里,说:怎么样,兄弟我说到做到!

他证明了自己,却提不起我任何兴趣。跟他争执之后,我一句话也不想说。回望山路,只希望张红和泽辉,能平安到达。

怎么回事?张红跳下摩托,见江村躺在后备箱,以为赖着不想走了。

我说,还没算账。

赶紧结账,张红说,还要赶路。

我取出所有现金。现金不够,答应到碧土之后,再用微信转账。除了事先说好的向导骡马费,还每人多给100元。

接过钱,江村说,下次你们再来,找我啊,一定找我。

这时斯那不答应。他的一辆摩托,拉了五个人过来,觉得应该多给点钱。或者送人的费用,都应该算他的。

多给了啊,已经多给了,张红拍拍他:你知不知道,睡袋、登山杖,都给你们了。

我们坐上车。他们又提出,再给一根登山杖,要泽辉的那根。

不行,泽辉说,你们怎么做向导的,在下面打台球,都不来接我们……一路多危险,也不……

张红止住他,嗯嗯几声,示意算了算了,赶紧走。

好吧,泽辉不说了,递了一根出去。

车发动了,他们又趴了过来。张红摇下车窗。他们要搭我们的车去碧土。

去干什么,赚了钱,再喝一场?

张红拍拍他们的脸,小兄弟,别去了,你们回去吧,快回去吧,我们还有事。骑车回去要小心。好好,就这样,走了啊!

《后记》

五哥几乎一夜没睡。直到凌晨三点半,收到我们平安的消息,才把心放下。他当时已决定,如果再没消息,第二天说什么也要赶过去。

张红不但摔伤了腰,脚趾也充满了淤血。

我们到达东达山的时候,江村终于醒了过来。转账给他,他用沙哑的声音,回复我:好的好的兄弟,昨晚我喝醉了兄弟,不好意思了兄弟。

很多朋友问我,还去不去错给?

在此,我事先声明:那是梅里腹地,最后的秘境,路途遥远,跋涉艰辛。

你去之前,要有足够的心理准备,不止是风景,还有人情。

人在疲惫不堪的时候,会激发出各种潜能,人在无可奈何的时候,也会生出比失望更为沉痛的滑稽感。所有的一切,都是旅行的一部分,人生的一部分。

再见,错给!

斯那和江村

草坡上休整

平安归来在莽措湖

所属兴趣: 徒步穿越 / 登山
4
  • 0朵花
  • 0辆汽车
  • 0架飞机
  • 0座小岛
  • 0个666
  • 0个1024
  • 虚位以待
  • 虚位以待
  • 虚位以待
  • 打赏排行榜
    ? 我有金币:

评论 ( 21条 )

最热评论

飞歌 12月01日 19:14 [ 7楼 ] 2

一定是写小说,不然为啥只有几张照片。

用户_21j=j 12月02日 15:37 [ 17楼 ] 1

看封面差点以为是韩老师

刘杰文 [ 楼主 ] 12月02日 12:50 [ 13楼 ] 1

[5X:0108]

零時零分零秒 12月01日 10:39 [ 4楼 ]

看封面进来的

全部评论

地狱倒霉鬼 12月05日 21:17 [ 23楼 ]

还会在5X更新撒

刘杰文 [ 楼主 ] 12月05日 20:46 [ 22楼 ]

哈哈,总结到位,上次的旅行写完了,还会写其他的[5X:0112]

刘杰文 [ 楼主 ] 12月05日 20:46 [ 22楼 ]

哈哈,总结到位,上次的旅行写完了,还会写其他的[5X:0112]

地狱倒霉鬼 12月05日 15:06 [ 21楼 ]

惊心动魄的看完了,最终还是酒害了,不是带一箱酒就不会下山那么辛苦,不是向导喝醉了就不会骑车这么危险。让秘境变成了险境。总归平安归来是好的,还写不?

地狱倒霉鬼 12月05日 15:06 [ 21楼 ]

惊心动魄的看完了,最终还是酒害了,不是带一箱酒就不会下山那么辛苦,不是向导喝醉了就不会骑车这么危险。让秘境变成了险境。总归平安归来是好的,还写不?

刘杰文 [ 楼主 ] 12月04日 15:34 [ 20楼 ]

[5X:0150]

何必- 12月04日 07:10 [ 19楼 ]

[5X:0156][5X:0157]

何必- 12月04日 07:10 [ 19楼 ]

[5X:0156][5X:0157]

刘杰文 [ 楼主 ] 12月02日 21:28 [ 18楼 ]

都说像

用户_21j=j 12月02日 15:37 [ 17楼 ]

看封面差点以为是韩老师

用户_21j=j 12月02日 15:37 [ 17楼 ]

看封面差点以为是韩老师

刘杰文 [ 楼主 ] 12月02日 12:51 [ 16楼 ]

[5X:0150]

依旧如你 12月01日 22:37 [ 9楼 ]

这个可以

刘杰文 [ 楼主 ] 12月02日 12:51 [ 15楼 ]

苦中作乐[5X:0150]

夜雨听风 12月01日 22:34 [ 8楼 ]

辛苦了

刘杰文 [ 楼主 ] 12月02日 12:51 [ 14楼 ]

赶路啊,又不是专门摄像

飞歌 12月01日 19:14 [ 7楼 ]

一定是写小说,不然为啥只有几张照片。

刘杰文 [ 楼主 ] 12月02日 12:50 [ 13楼 ]

[5X:0108]

零時零分零秒 12月01日 10:39 [ 4楼 ]

看封面进来的

刘杰文 [ 楼主 ] 12月02日 12:50 [ 12楼 ]

挺帅的小伙

_Shehuiw 12月01日 09:40 [ 3楼 ]

我以为蒙脸的是韩路呢

刘杰文 [ 楼主 ] 12月02日 12:50 [ 11楼 ]

哈哈,怎么总是跟大保健有关

春娇不做大保健 12月01日 08:51 [ 2楼 ]

蒙面的大保健老师?![5X:0104][5X:0105]

评论图片
刘杰文 [ 楼主 ] 12月02日 12:49 [ 10楼 ]

喜欢喝酒

爱美仕 11月30日 23:05 [ 1楼 ]

夜行惊心动魄,这两个藏族向导小伙子太不靠谱

依旧如你 12月01日 22:37 [ 9楼 ]

这个可以

夜雨听风 12月01日 22:34 [ 8楼 ]

辛苦了

飞歌 12月01日 19:14 [ 7楼 ]

一定是写小说,不然为啥只有几张照片。

零時零分零秒 12月01日 10:39 [ 4楼 ]

看封面进来的

_Shehuiw 12月01日 09:40 [ 3楼 ]

我以为蒙脸的是韩路呢

春娇不做大保健 12月01日 08:51 [ 2楼 ]

蒙面的大保健老师?![5X:0104][5X:0105]

评论图片
爱美仕 11月30日 23:05 [ 1楼 ]

夜行惊心动魄,这两个藏族向导小伙子太不靠谱

此帖荣誉记录

  • 此帖入选 全球游记 选题; +500分
    +30金币
  • 此帖被 "MacSed" 设为精华帖

    理由:很详细的游记

    +200分
    +10金币
显示打赏弹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