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行员报告:在F-117中训练与战斗

95 3月15日 12:36

美国空军格雷格·费斯特少将(退役)在本文中讲述他当年加入F-117A黑计划以及在海湾战争中投下第一枚炸弹的故事。

本文作者格雷格·费斯特

这是1991年1月17日的凌晨,我刚刚打开了F-117隐身战斗机的主武器开关,准备把一枚907千克的GBU-27激光制导炸弹扔向隐藏在掩体中的一个伊拉克防空截击作战中心。我是谁?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F-117精确打击巴格达重点目标的画面

换装新机

  1987年夏天,我结束了在欧希安纳海军航空站的F-15四机编队对抗F-14四机的训练,刚回到兰利空军基地第27战术战斗机中队。当中队指挥官把我叫到他的办公室时,我还沉浸在总结会上兴奋之中(译者:看来对抗成绩不错)。他告诉我,我获得了一个去内利斯空军基地第4450战术大队任职的机会。我只知道他们飞的是破烂A-7D“海盗”,而且他们大部分飞行都偷偷摸摸在晚上进行,除此之外没人知道他们到底在执行什么任务。于是我开车到战术空军司令部总部人事部去问问负责战斗机飞行员分配的家伙,我在这个部门认识一位少校,于是就向他打听第4450大队的事情,他马上告诉我自己在一个月内就要被调到拉斯维加斯加入他们了。我知道这个就足够了,因为在人事部工作的飞行员总是把最好的任命留给自己,我知道这将是一次很棒的任命。

第4450战术大队队徽

他还告诉我,我需要满足几个要求才能胜任这项任命。首先是飞行经验要丰富,战斗机飞行时间超过1000小时,其次是要取得战斗机飞行员教官资格。而我恰恰就是一名经验丰富的飞行员教官,同时还是第27中队的飞行考核官和小队指挥官,全部符合要求。谁知他说这些家伙们最近又增加了一项新的必要条件,第4450大队在夜间投弹训练中由于空间定向障碍而失去了两名飞行员,因为这两名飞行员在之前的飞机上只飞过空对空任务,没有任何夜间投弹经验,所以第4450战术大队的指挥官最近要求所有候选飞行员都必须具有驾驶战斗机投弹的经验。我立即回答我作为我武器系统操作员在F-111上投掷过炸弹,但是他说当时我不是飞行员,不能作数。于是我又说当我们中队花一年时间检查F-15C的轰炸系统时,我曾驾驶该机投过炸弹。他表示这倒是可以接受,于是两个月后,我就去出现在内利斯空军基地。

用翼下复合挂架投掷Mk82炸弹的F-15C

步入黑色世界

  抵达后,我去中队见中队指挥官和飞行员同袍。他们向我做了一个简短介绍,但压根就没提F-117的任何信息。几天后我驱车前往图森,去亚利桑那州空中国民警卫队第162战斗机联队报到,接受A-7培训。

  我花了两个月的时间完成了A-7课程,完成毕业飞行后又回到了内利斯,此时我才知道去学A-7完全是为了掩人耳目。

  我被带到一个保密室,终于看到了我将要驾驶飞机——洛克希德F-117A“夜鹰”,我不敢相信这玩意能够飞行。在看完一个短片后,我才意识到这是一架真正的飞机。三个月后,我第一次驾驶这种隐身战斗机。我独自飞行,因为根本没有双座型的F-117。此时只有你和飞机,贼爽。

第4450战术大队的飞行员走向F-117A准备开始夜间训练

我在首飞后获得了自己的“强盗编号”——261号,每位F-117A“夜鹰”飞行员按首飞时间顺序都会获得自己的顺序编号。

  航电是F-117座舱的一个优势,因为大部分来自其他飞机,对飞行员来说很熟悉。工程师们在与战斗机飞行员交流后,把显示器和控制盒都放在正确的位置,飞行员操作起来很容易,比如平显和无线电都在熟悉的位置。这是一个大小适中的座舱,两侧有很多空间,这点很像F-15。

F-117的座舱

你可以伸展你的腿,或者把臀部抬离座位。座舱非常舒适,特别是在长时间飞行中。座舱开关和控制器触手可及,无需向下或向后摸索。

  但F-117座舱视野就差劲多了,完全没有后方视野,不过我们也从不打算让任何人飞在我们后面!座舱盖玻璃在白天很通透,但在夜间,平板玻璃反射的任何闪光都很烦人,你要习惯这点。座舱噪音水平很低,随着速度增加会出现一点变化,你在加速时一般不会注意到,实在是太安静了。

F-117的座舱盖视野不佳

这架隐身战斗机的内部弹舱可携带两枚907千克炸弹。我们的主要武器是GBU-27,一种专门为F-117研制的GBU-24改型。这是一种激光制导炸弹,具有穿透掩体的能力,能打击硬目标。我们发现GBU-27几乎能做到指哪打哪,准确命中我们瞄准的地方,我们一般用飞机内部的激光指示器照射目标。GBU-27的唯一限制是最大高度,我们不得不飞行在3050米高度以下来投掷这种炸弹。结果在后来的“沙漠风暴”行动中,这成为我们的一个问题。

F-117投掷GBU-27激光制导炸弹的情景

F-117的弹舱除了挂炸弹之外,还能装货

F-117的弹舱伸缩挂架模型,左侧为前

F-117不是一种操纵要求很高的飞机,但是在所有人都向你射击的情况下仍把激光光斑押在目标上就是个技术活了。我们训练有素,为战斗做好了准备,我们的目标是飞过目标,扔下激光制导炸弹然后全身而退。我们无法做到发射后不管,而是必须直入威胁,所以我们最担心隐身技术能否起作用。很显然它起作用了,但“沙漠风暴”的最初几次任务还是让我们心惊肉跳。

  F-117无法像F-22或F-35那样能做激烈机动,它没有加力燃烧室,严格来说是一架亚音速飞机。我们的工作是不做任何过度的机动,因为只要你一转弯,就改变了飞机的雷达截面积。

我们的工作是不做任何过度的机动,因为只要你一转弯,就改变了飞机的雷达截面积

在托诺帕的日子

  从F-117早在20世纪70年代末就研制成功了,但一直到1988年11月官方公开承认该机之前,只有直接参与F-117项目的人才知道“夜鹰”的存在。它是一个“黑计划”,被隐藏在内华达州托诺帕的一个秘密的偏远机场。

托诺帕基地

尽管被正式调到内利斯空军基地,但F-117的飞行员和支援人员会在每个星期的周一告别家属,搭乘包机从内利斯飞到托诺帕。在这里,我们只能在夜间的秘密世界里飞行,一般在周五中午返回拉斯维加斯与家人共度周末。

  家人并不知道我们这个星期去了哪里,我们不能透露半点(我必须坦白我的妻子也是空军现役军官,她也被分配到第4450战术大队)。我们不想让别人知道隐身战斗机的存在,所以我们把它隐藏在黑色世界中。

我们不想让别人知道隐身战斗机的存在,所以我们把它隐藏在黑色世界中

每周的托诺帕“部署”有好处也有坏处。我们每个周末都能回家,不用跑进办公室或把工作带回家,周末成为真正的家庭团聚时间。

  但是整个星期的夜间飞行意味着我们的生物钟无法和家庭同步,很难在周末把生物钟切换回白天时间表。我们在托诺帕的“宿舍”房间所有窗户上都被贴满遮光材料,我们无法分辨是白天还是夜晚。

  我们在白天睡觉,晚上工作。航医让我们在每天早上日出之前回到宿舍!他们觉得如果我们看到了日出,生物钟就会混乱。他们几乎没有意识到,我们在家中过周末时从不在白天睡觉,也不会去看什么日出。

“沙漠盾牌”

  1990年8月2日伊拉克入侵科威特时,第4450战术大队被改编成第37战术战斗机联队。我们立即被告知自己的中队——第415“夜行者”战术战斗机中队,将很快被部署到战区参加“沙漠盾牌”行动。尽管F-117在1988年11月从黑色世界中走了出来,但我们仍然没做过任何战争部署计划,因此直到8月中旬才飞离托诺帕,最后在1990年8月20日降落在沙特阿拉伯。我们先从托诺帕飞往兰利空军基地,过了一夜后在第二天下午起飞,飞向位于沙特的前进基地。

  这次飞行持续时间超过14小时,是我飞过的最冗长的飞行。抵达沙特后,我们遇到了中队的弟兄们,他们在早些时候抵达这里,为隐身战斗机的到来做好准备。

抵达沙特的F-117A

不幸的是我们没能共饮啤酒,因为战地总则第一条就是禁止饮酒,于是我们只能以水代酒。现在我们需要开始规划任务,我们不知道开战还要多久。

  最后,我们用了近五个月时间来磨练技能,并规划首批夜间任务。我们在类似伊拉克的沙漠环境中进行飞行训练,红外轰炸系统的图像与我们在内华达州托诺帕附近飞行中看到的不一样。

“沙漠盾牌"行动中在沙特上空进行训练的F-117

我们在无线电静默中进行任何训练,包括滑行到跑道、单机起飞、组成双机编队飞向加油机轨道准备加油。我们与他人交谈的唯一机会是在空中加油种通过内部通话系统与飞杆操作员的通话。我们每周一次与加油机一起飞到伊拉克边界,让伊拉克人适应看到出现在加油机旁边的非隐身模式的F-117。而在1991年1月16日,这种情况将被彻底改变。

“沙漠盾牌"行动中进行空中加油训练的F-117

“沙漠风暴”

  1月16日早上,我被告知要留在宿舍休息,到下午4点再去中队。其他飞行员也得到了同样的通知,我们知道有事情发生了,晚上我们可能会参战。

  当我们到达中队的时候,很快意识到预感是对的。我和所有其他飞行员一起出席了每日集体简报,在这次简报中,我们获得了情报更新和天气更新,最重要的是我们每个人得到了一个夜间任务文件夹,里面有任务航线和目标照片。我翻看着目标文件夹,知道今晚我的目标在伊拉克。

格雷格·费斯特在海湾战争中的座机

几小时之后,我和同在一个部队的妻子告别,坐进一架F-117的弹射座椅,滑向跑道头,准备开始执行我在“正义事业”行动(美国入侵巴拿马)后的首次作战任务。

  我的心跳比平常快,我在跑道头完成了弹药武装程序,和僚机开始滑跑,率领F-117执行第一波次任务,几秒钟后我们升空了。

  我们组成编队,飞到加油机汇合点,我加满燃料并从飞杆操作员那里得到几句鼓励的话。一切按计划进行。加油完毕后,我移到加油机左翼的位置,准备持续90分钟的飞行深入伊拉克境内的投弹地点,我的脑海里思绪万千。

  那晚起飞前,所有F-117飞行员都在祈祷该机的隐身能力能保护我们不被伊拉克雷达发现,否则就要在航线上遭受成千上万的高炮和地空导弹的射击。由于“夜鹰”的许多目标位于重兵防守的巴格达市中心,联队指挥官已经做好了F-117在首夜损失高达50%的心理准备。虽然洛克希德的工程师信誓旦旦地保证隐身能起到作用,但还是心里没底,我们把生命都托付给他们了。

  随加油机抵达伊拉克边界后,我飞入加油位置,最后一次对接加油。我希望在深入伊拉克击中我的两个目标之前还剩余足够的燃料,如果我在返航路上错过了加油机的话,也能尽可能靠近我们的沙特前进基地。

  再次加满燃料后,事情开始快进起来。我准时离开加油机,我飞越目标(TOT)的时间是0251小时,也就是战争正式开始的H小时前的9分钟。我离开加油机之前把F-117置于“隐身模式”,从现在起直到完成攻击返回沙特前,我完全要保持无线电静默,不能说话也听不到别人说话,从现在开始是独自一人!

  我驾驶F-117长机要把一枚907千克的GBU-27炸弹投向一个防空截击战中心(IOC),我要消灭这个中心,避免其引导伊拉克战斗机拦截联军的非隐身战斗机。

  我进入伊拉克,集中精力按照计划航线飞往目标地区。我确定了投弹起点(IP),开始做投弹检查。我用激光照射目标并解除炸弹保险,确定座舱的每个开关都在正确位置。

  进入投弹航线后,我无暇顾及舱外,埋头于座舱内专注寻找目标——一个隐藏的地堡,并向目标投掷了一枚GBU-27。从确定目标到释放炸弹我有15秒的时间,这枚炸弹是联军在海湾战争中投下的首枚炸弹。我不禁在这个最后时刻冒出一个念头:他们真的希望我以这枚炸弹开始这场战争吗?(当时我不知道“战斧”已经发射)。

F-117在“沙漠风暴”首夜中投弹的情景

几秒后,我按下投弹按钮,弹舱门打开,炸弹被释放,舱门在5秒钟内又关上了。我在接下来30秒时间里持续跟踪目标,看着炸弹直接钻入掩体。当我看到通风口冒出的烟雾时,知道这次攻击没有失败。这枚GBU-27准时精确地命中了目标,标志着“沙漠风暴”的空中战役拉开了序幕。

  我开始转弯180度向西飞行,第二个目标在前方240公里处,一个防空分区作战中心(SOC)。

  天空变得危险起来,当我转弯向西时,向左侧望去,想看看僚机对同一地堡的攻击,他的投弹时间在我之后一分钟。此时周围的天空已经充满爆炸闪光和红色光线。

  一开始我以为地堡爆炸了,但很快意识到这是高炮的红色曳光弹,炮弹都向我飞来,这是我第一次看到真实的高炮射击。我们在内利斯的红旗军演中被教过如何应对高炮,但那只是纸上谈兵,而这次是真枪实刀了。

“沙漠风暴”行动中巴格达上空的高炮弹道

我硬着头皮向前冲,把油门推到最大,爬升飞出高炮射击的密集地带。几分钟后我意识到自己已经飞出目标区域,可是我的僚机在哪里?

  我现在必须飞到下一个目标,扔下第二枚GBU-27。我望向北方,看到巴格达上空已被高炮和和地空导弹点燃。我觉得自己很幸运,因为我无需再前往巴格达,而是向西去攻击分区作战中心,但我这口气并没有松上太久。

  我望向下一个目标区域,这里的天空也被点燃,我将要目睹史上最大型的焰火表演。由于“沙漠风暴”时期F-117投弹系统的限制,我不得不降低高度以投掷GBU-27,不能飞在高炮射程之上,必须闯入高炮丛林。我不确定自己是否能够毫发无损。

被F-117摧毁的伊拉克硬化机堡

当我接近第二个目标时,再次做了投弹检查。我确定了目标,炸弹再次直接击中并穿透了分区作战中心。干掉目标后,我再次把油门推到最大,开始向沙特方向爬升。现在我总算知道了F-117的价值。

  我在接近沙特边界时做了隐身检查,并伸出无线电天线。现在我可以与其他飞机交流了,不再“孤独”的感觉真是太好了。

  我在指定的时间联系了僚机,几秒钟后他答复了。谢天谢地,他还好,正向加油机赶来准备与我汇合。我不知道有没有其他F-117被击落或者击伤。

  我的右腿有个膝板,上面记录着第一波次所有F-117飞行员的呼号和名字,我听到一个人在无线电中报到就在他的名字旁打钩。20分钟后,我低头看了看,发现每个名字都打了钩。我们都在返航途中,一路上平安无事。我比平时飞得快, 我急着要见妻子,并对所有F-117飞行员表示祝贺。

  降落后,维修人员仔细检查每架飞机寻找战损痕迹,没有F-117被击中。我感到很宽慰,并且很高兴我在第二天晚上负责任务规划而不是飞入伊拉克。

  F-117在第二天晚上重复了0战损的惊人成就,第四天晚上之后仍然没有飞机受损,我们都意识到隐身技术确实有效。我们都吵着要回到空中,尽可能多地执行任务。

F-117座舱侧面的投弹标志

再见,F-117

  在“沙漠风暴”中执行了超过1270架次任务后,没有一架F-117受损。在战争剩下的日子里,F-117继续攻击需要最高精度轰炸的最困难目标。该机数量仅占战斗机总数的2.5%,却摧毁了31%的目标。

  在这里我必须要提到F-117的维修人员,他们花了无数时间来确保隐身系统和涂料保持完好。他们和临时基地的所有支援人员照顾了我们所有的生活需求,使我们能够专心规划和完成任务,我要感谢他们每一个人。

  F-117项目从计划到首飞只用了31个月,该机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被成功隐藏在黑色世界中,这无疑赋予我们一个相对伊拉克军队的巨大优势。

  我认为对F-117的投资已经值回票价,对于该机的退役我感到很伤心。当然,F-117采用的是70年代的老隐身技术,而我们今天拥有更好的。有人问我最喜欢的飞机是什么?在和平时期是F-15C,你能驾驶该机随时随地狗斗。在战时则是F-117,一旦我们确定隐身技术的确有效后,它就成为我最喜欢的飞机。

所属兴趣: 海陆空作战武器
2
  • 0朵花
  • 0辆汽车
  • 0架飞机
  • 0座小岛
  • 0个666
  • 0个1024
  • 虚位以待
  • 虚位以待
  • 虚位以待
  • 打赏排行榜
    ? 我有金币:

评论 ( 0条 )

全部评论

目前还没人评论,快来抢沙发!

显示打赏弹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