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蛇”传奇:SR-71“黑鸟”侦察机的冷战故事

128 3月15日 13:00

本文原文发表在2018年4月刊的《作战飞机月刊》杂志上,原作者是保罗•克里克莫尔(Paul Crickmore)。

洛克希德公司研发“臭鼬工厂作品”迄今已有75年的历史了,在这一系列独具特色的飞行器中,无与伦比的SR-71无疑是其中的翘楚之作——这款飞机在50年前成功地完成了其第一次作战任务,《作战飞机月刊》特撰文对这款机型进行了回顾。”

飞行中的SR-71“黑鸟”战略侦察机俯视图

想想吧!洛克希德公司的SR-71侦察机——该机被项目之外的人称为“黑鸟”——在美国空军接收首架具备作战能力的A型之前六个月就参加并完成了其第一次重要的战斗。这一点是让人吃惊的。

  根据当年美国政府内部一个名叫“兰德专家小组”(Land Panel)且非常有影响力的智库向艾森豪威尔总统提出的建议,美国决定对苏联展开高空战略侦察。美国中央情报局非常不情愿地参与了这一活动。这个“兰德专家小组”由顶尖的科学家、工业家和学者组成,他们认为应由一个文职机构而不是一个军事组织来执行如此敏感的任务,这令美国战略空军司令部感到懊恼。不过,这样做的前提是如果有一架军用侦察机被击落在苏联领土纵深,那么这可能会被视为一种战争行为。这一点也引起了艾森豪威尔总统这位美国陆军前四星上将的共鸣。

  该专家小组还建议,应该由洛克希德公司那传奇般的“臭鼬工厂”设计一种造型奇特的、滑翔机样的喷气式飞机来执行此类任务,而不是采用由美国空军支持的那两种互为竞争对手的设计。最终,中央情报局于1956年7月开始使用洛克希德公司的U-2飞机执行飞越苏联领空的侦察任务。然而,毫不令人感到奇怪的是,苏联雷达探测到了这些“秘密”的飞行活动,并对这种公然侵犯其主权领空的做法表示了抗议。

U-2拍摄的苏军机场

U-2继任者

  对此,艾森豪威尔暂时停止了让U-2飞越苏联领空的计划,同时要求洛克希德公司和中央情报局,要使苏联雷达“看不见”这架飞机。在一个代号为“彩虹”的项目中,“臭鼬工厂”的老板、天才航空设计师克拉伦斯•伦纳德•“凯利”•约翰逊及其团队与他们的客户中央情报局密切合作,研究了U-2针对雷达的“伪装技术”。尽管如此,这些只取得了有限的成功。研究人员最终决定,制造一架U-2的替代品——洛克希德A-12飞机,该项目被称为“牛车”。1960年2月11日,美国中央情报局签署了研制12架飞机(包括1架双座型教练机)的合同。

机身下表面贴了“壁纸”吸波材料的U-2

对苏联雷达而言,探测和跟踪这些造型怪异且价格不菲的飞机要困难得多:这些飞机对频率为200至400兆赫的早期预警雷达的回波面积为12平方码(10平方米),对频率为10吉赫的空对空雷达的回波面积为2.4平方码(2平方米)。对那个年代而言,这些指标已经算是相当不错的了。美国人通过改善飞机的形状并在其结构中增加雷达吸波材料来降低飞机的雷达散射截面积(RCS),最终悉数实现了这些设计要求。为了进一步抵御空对空或地对空导弹的拦截,A-12飞机将长时间进行高空、高速飞行,飞行速度要远高于亚音速的U-2。在执行作战任务期间,“牛车”的飞行高度可达86000英尺(约2.6万米),飞行速度可达3.2马赫;相比之下,U-2仅为76000英尺(约2.3万米)和0.62马赫。

  1963年2月18日,美国空军订购了6架洛克希德公司的R-12,并表示好用的话还会在7月1日前再订购25架。当年晚些时候,这架飞机被重新命名为SR-71。从本质上来说,这些飞机是单座A-12的双座型号,但“牛车”主要是收集照相情报(PHOTINT),而SR-71配备了增强型传感器阵列,包括“全景式”和“近距观测”的相机,如果天气条件允许的话,还可以使用强大的地面测绘雷达来收集雷达情报(RADINT)。

一架机号不明的A-12停放在内华达州格鲁姆湖空军基地的跑道上,紧挨在其后面的是一架F-101B“巫毒”伴随飞机。另一架A-12正在接受飞行前检查,可隐约看到这架飞机位于照片右边“防爆墙”的另一侧

在美国空军的“高级皇冠”(Senior Crown)计划中,SR-71被分配给了战略空军司令部,最初仅装备了两个中队:第1战略侦察中队和第99战略侦察中队(后者作为一个装备SR-71的单位在1971年4月1日被解散,其人员和装备并入第1战略侦察中队)。这两个中队都在第9战略侦察联队麾下,第9战略侦察联队驻扎在加利福尼亚州萨克拉门托市附近的毕尔(Beale)空军基地。虽然毕尔空军基地是SR-71部署的主基地,但这款飞机在执行大部分作战任务时都是从两个前方作战地点或分遣队起飞的。

  仅仅在洛克希德公司获得A-12合同三个月之后,就发生了一件对“牛车”有深远影响的事件。艾森豪威尔尽管存在顾虑,但基于必要性和在遭受了“科罗纳”卫星侦察计划的连续失败之后,他还是继续批准让有限架次的U-2飞越苏联领空进行侦察。1960年5月1日,中情局飞行员弗朗西斯•加里•鲍尔斯在苏联斯维尔德洛夫斯克附近被萨姆-2地空导弹击落并被俘,这意味着苏联人的雷达和地空导弹技术终于可以对U-2飞机构成威胁了。这一事件也表明了打造隐身、高性能的U-2替代机型的重要性。尽管如此,艾森豪威尔总统向苏联领导人赫鲁晓夫保证,在他任职期间不会再派人驾驶飞机飞越苏联领空——这也是每一届美国总统都坚持的保证。

在冲绳的首次亮相

  当A-12于1965年6月投入使用时,它便被运用到了一系列世界大事之中。随着美国越来越深地卷入越南战争(而不是飞越苏联领空),1967年5月,三架飞机被部署到位于日本冲绳岛上的嘉手纳空军基地。从嘉手纳基地起飞的美军飞机展开了一项名为“黑盾”(Black Shield)的行动,即收集侦察情报的任务,主要在越南北部地区进行。随着越南战争愈演愈烈,越来越多的萨姆-2地空导弹防御区(特别是北越首都河内周围)已成为美国空军U-2飞机的禁区。

萨姆-2地空导弹飞向A-12的情景

由于越南战争一直在让美国经济以数十亿美元的规模“失血”,1965年11月,美国预算局的一份备忘录对同时进行的“秘密”的中央情报局A-12项目和“公开”的美国空军SR-71项目表示了严重的关切。在被提交了三种可供选择的安排之后,约翰逊总统最终于1968年1月1日决定终止“牛车”项目,并在六个月后全面终止了该项目。

  总的来看,“牛车”项目仅成功地完成了29次作战任务,但这些活动验证了超高空三倍声速飞行进行侦察并搜集情报的理念。对美国中央情报局而言,约翰逊总统的决定为其进军“高空、三倍声速”这一领域画上了休止符。相反,“科罗纳”卫星计划最终却获得了来自“铁幕”和“竹幕”后面的有用材料。

  鉴于考虑到“牛车”将停止使用,1968年3月,三架SR-71和四个机组被派遣到嘉手纳空军基地,准备让他们承担起之前由A-12执行的“高级皇冠”任务。此时,嘉手纳基地的SR-71单位被命名为第9战略侦察联队下属的“第8作战地点”(OL-8)——这一代号后来又发生了三次改变,最终于1974年8月被定为“第1分遣队”(Det 1)。在这一首次部署中,SR-71被其机组人员称为“大蛇”(Habu),该绰号源自一种在冲绳土生土长的颊窝毒蛇。

侦察领域的“银弹”

  SR-71是一种价值非常高的国家情报搜集装备。为了完成参谋长联席会议赋予的任务,“黑鸟”的行动都要经过位于内布拉斯加州奥法特(Offutt)空军基地500号建筑物内的“战略侦察中心”中一群SR-71专家的精心策划。SR-71最初用于支持战略侦察中心的“单一综合作战计划”(SIOP,这是冷战时期美国的核打击目标总表),但也用于满足国防情报局、太平洋总司令、第7航空队、越南军事援助司令部和驻韩美国空军指挥官的需求。在后来的侦察活动中,战略侦察中心还负责管理来自美国陆军、美国海军和美国驻欧空军总司令的侦察需求。

爱德华•伊尔丁(Ed Yeilding,左)少校和他的侦察系统操作员柯特•奥斯特海德(Curt Osterheld,右)少校躺在生理支持部门(PSD)的“面包车”上,他们马上要赶到正等着执行任务的飞机上。照片中间的人是道格•索菲尔(Doug Soifer)少校,他是在机组人员到达“谷仓”(译者注:很多人基于“黑鸟”内倾的垂直安定面这一特征而称其为“会飞的谷仓”)之前绕行飞机进行环视检查的两名人员之一

战略侦察中心的高级军官们会参加每天两次的会议,一次在7点30分召开,另一次在15点30分召开,开会的目的是审查当前中心所有的任务、计划和天气。一旦战略侦察中心完成了任务规划流程,详细信息就会被转发给参谋长联席会议以求获得最终批准。

第一次任务

  1968年3月21日,杰里•奥马利(Jerry O'Malley)少校和他的侦察系统操作员埃德•佩恩(Ed Payne)上尉完成了“高级皇冠”计划中SR-71的首次作战任务,他们驾驶的是一架来自OL-8、序列号为61-7976的飞机(下文简称为976号机)。这次从嘉手纳分遣队起飞的作战任务代号为“巨型鳞片”(Giant Scale)。

1968年3月21日,杰里•奥马利少校(右)和他的侦察系统操作员埃德•佩恩上尉(左)驾驶976号机完成了“大蛇”的首次作战任务。照片中他们两人身穿大卫•克拉克(David Clark)公司研制的S-970型全压力飞行服

标准的作战程序要求奥马利少校在起飞后不久爬升到25000英尺(7620米)的高空,与一架专门改装过的KC-135Q加油机会合,并将专门研发的JP-7燃油加满“大蛇”的油箱。加油过程可排出油箱中的空气,而在JP-7燃油燃烧时,液面下降所产生的空隙会被氮气所充满,以防止无意中引燃来自高温且潮湿的油箱中的燃油蒸汽。之后,奥马利少校驾驶着976号机加速到了3马赫,并爬升到了80000英尺(约2.4万米),然后在海防港上空所谓的“前门”入口进入了北越领空。这架飞机在离开奠边府附近之前需要从河内上空飞过,其仅用12分钟就通过了所谓的“不可进入区”上空。减速后,奥马利下降进入了泰国上空指定的加油点。两架未改装的加油机分别为这架“黑鸟”进行了成功的空中加油,这样一来就不需要第三架担任备份的加油机提供空中加油服务了。

在嘉手纳基地,地面技术人员和飞机机务组长正在对976号SR-71A进行起飞前最后的外部检查

加完油后,奥马利少校爬升到了规定的高度,并加速到了规定的速度,以便飞完任务的第二阶段,也是最后阶段。这条航线需要飞越北越和南越的非军事区上空,主要目标是找到与北越围困溪山有关的重型火炮和辅助基础设施。

  在这次行动中,主要使用的传感器是侧视机载雷达,这种雷达可以穿透厚重的丛林植被,但当佩恩上尉试图进行机内测试时,系统却失效了。尽管如此,佩恩上尉仍然决定手动操作该系统,并拍摄一些可能提示存在某些东西的照片。不久之后,976号侦察机飞出了上述“敏感”地区,并返回了冲绳。

  到达嘉手纳上空时,奥马利和佩恩被告知该基地完全被“笼罩在大雾当中了”。在尝试使用地面控制进场雷达辅助着陆后,奥马利少校仍然无法找到跑道,因此他进行了复飞。有关方面决定让这架“大蛇”转移到台湾的清泉岗空军基地。两架非常可靠的KC-135Q加油机紧急起飞为976号“黑鸟”加注了额外的燃油,后者顺利地降落在了台湾清泉岗空军基地,而且没再发生什么意外情况。

  当这架“黑鸟”安全地驶入清泉岗空军基地的机库后,机上的侦察情报便被下载并空运到了位于日本横田空军基地的第67侦察技术中队手中进行分析。这种安排一直持续到1971年3月29日,此后,位于夏威夷希卡姆空军基地的第548侦察技术大队接过了进行情报分析的职责。侧视机载雷达生成的图像会先发送给毕尔空军基地,由第9侦察技术中队处理,然后送往华盛顿特区,由国家级情报机构进行分析。

A-12与装载JP-7燃油的KC-135Q特种加油机

在清泉岗空军基地停留了两晚上之后,机组人员驾驶着976号“黑鸟”返回了嘉手纳基地。这次任务获得的情报成果令人惊叹。佩恩手动控制侧视雷达确实是有效的,其获得的图像显示了溪山周围重炮阵地的位置,以及一个用于为这些火炮提供支援的大型卡车停车场。这些敏感点并未被美国其他侦察机上的传感器所探测到。在收到这些情报后的几天之内,美军对这两处目标进行了空袭,大大削弱了它们的战斗力。在经过77天的围攻之后,溪山终于在1968年4月7日被解围了——这恰好是在976号“黑鸟”完成了其“发现之旅”后的两周。

  由于奥马利少校和佩恩上尉对这次非常成功的战役做出了重大贡献,因此他们被授予了“飞行优异十字勋章”。

  在其第一次作战行动中,SR-71便证明了自身的价值——就像在未来几年内无数其他场合中一样。

飞越“交叉射击”

  在“黑盾”行动期间,A-12总共在三次不同的任务中遭受过10至12枚萨姆-2导弹的射击。所有的导弹都没有命中目标,这是由于该飞机相对较小的雷达散射截面积、极高的高度和飞行速度,再加上高效的电子对抗设备所致。1968年7月26日,河内附近发生了第一次试图用导弹拦截SR-71的事件。当天,托尼•比瓦卡(Tony Bevacqua)少校和他的侦察系统操作员杰里•克鲁(Jerry Crew)少校正驾驶976号“黑鸟”飞行。电子对抗设备使克鲁能够向比瓦卡发出警告,虽然这两名乘员都看不到萨姆-2,但导弹却被SR-71的摄像系统拍摄了下来。在“黑鸟”20多年的作战历程中,其飞越或飞近过世界上一些防空火力密度最高的地区,估计敌人向SR-71发射过数十枚地空导弹(有可能全是萨姆-2),但没有一枚导弹击中过目标。

机载作战目标相机拍摄的对976号“黑鸟”发动萨姆导弹攻击的记录照片,这是第264帧图像,注意箭头所示的导弹尾迹。精确的时间、速度和位置细节被记录在每帧照片的最左侧和最右侧

截至1968年夏末,部署在OL-8的首批三架SR-71飞机从嘉手纳起飞的任务都已经积累了约300飞行小时。虽然这些极其复杂的飞机的日常维护是由专门的高素质维修团队在嘉手纳进行的,但现在是时候在机库里对这些飞机进行全面的维修保养了,而这超出了OL-8地勤人员的能力。在这一SR-71作战飞行的早期阶段,每个飞行小时大约需要735个维护工时;随着经验积累和系统可靠性的提高,到“高级皇冠”计划结束时,这一数字已经减少到了大约125个维护工时。

  于是,美军开始了首次飞机替换活动。1968年9月12日至19日,序列号为964、974和978的三架“黑鸟”被序列号为980、970和962的三架“黑鸟”所替代。这项复杂的工作涉及十余架KC-135Q加油机,并且持续了两年,每六个月进行一次。此后,随着越南战争的节奏越来越快,从1970年12月到1973年6月,第四架SR-71被部署到了该分遣队。飞机可靠性方面的进步和维护能力的增强使SR-71的部署时间增加到了14个月,并且这些飞机的部署时间可以在一个月之内交错排列,以减少对作战的影响。

对“大蛇”的飞行人员而言,一大重要的生命支持系统便是大卫•克拉克公司研制的全压力飞行服。这款飞行服在“高级皇冠”项目执行期间得到了一系列升级,其最终版本是S1030型飞行服

重返苏联

  尽管此时东南亚仍然是SR-71的主要战区,但情况并非总是如此。当美国情报部门获得苏联将在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参崴)附近举行一次大型海军演习的详细情报时,他们推断说,这样的事件将产生丰富的情报数据来源,而SR-71是刺激苏联舰队现役防御系统投入运行的理想工具。此外,美国的国家安全官员也有兴趣获得有关苏联具备超高空防御能力的新型萨姆-5“甘蒙”导弹系统信号特征的新数据——该地空导弹系统用于保卫苏联重要的海军港口。

  如果可以获得这款导弹的雷达频率、调制、脉冲重复频率、脉冲重复间隔等要素的技术细节,就可以研发一种有效的电子对抗装置来削弱甚至废掉这款武器的战斗力。为了捕获新导弹的信号特性,第9战略侦察联队的一名电子数据处理专家专门改装了SR-71的AR-1700型电子情报记录仪,使脉冲接收器的滤波系统能够接收所需的信号频段。

  1971年9月27日夜,由鲍勃•斯宾塞(Bob Spencer)少校及其侦察系统操作员布奇•谢菲尔德(Butch Sheffield)少校驾驶着980号“黑鸟”进行了全加力飞行,长长的尾焰划破了漆黑的夜空。他们预计,如果他们保持当前的航线并最终穿越苏联领空进入日本海上空的话,那么有一段时间会在锡霍特山区上空飞行。这个诡计奏效了,因为数十台苏联雷达都转向这架“黑鸟”,以便记录下这场突如其来的“国际事件”。980号“黑鸟”的自动驾驶仪将这架喷气式飞机侧倾着转了一个35度的弯,并始终保持在国际空域飞行。不过,当进入苏联领空并朝着目标飞去时,飞机右侧发动机的油压降到了零,迫使斯宾塞少校在搜集完信号后立即减速并下降高度。

在将油门向前推到底的情况下,“黑鸟”很少同时点燃两台发动机的加力燃烧室,并且需要操纵相对的两个方向舵来使飞机保持在跑道中心线上

斯宾塞和谢菲尔德现在几乎成了任人宰割的“笨鸭”,因为任何一架苏军的高速喷气式战机都可以迅速起飞拦截这架燃油不足的“大蛇”。更糟的是,强烈的顶风迅速耗尽了这架“黑鸟”的燃油,并导致其航向逐渐偏向了韩国那边。

  时刻监视着980号“黑鸟”的任务进展情况的美军分遣队指挥官从美军监听站那里获悉,有数架米格战斗机从朝鲜平壤起飞,似乎要拦截这架“黑鸟”。美国空军的F-102“三角剑”从韩国的一处基地(据信是乌山空军基地)紧急起飞,并被引导到一个位于米格机和SR-71之间的位置上。不过后来确定米格机的起飞与这架“黑鸟”的下降高度无关。斯宾塞驾驶着980号“黑鸟”降落在了韩国的大邱,基地指挥官已经接到了提醒他这位“特别访客”到来的电话,并做好了接收这架SR-71及其机组人员的准备。

  机上的电子侦察系统获得的情报量被证明是相当巨大的。总的来看,980号“黑鸟”的电子情报传感器已经从290种不同的雷达中“嗅出”了发射信号。对西方情报分析人员而言,更重要的是他们成功捕获了萨姆-5导弹系统所有的信号特征。

在中东的行动

  SR-71执行时间最长的任务当属在阿、以“赎罪日战争”期间的飞行任务。1973年10月6日,叙利亚和埃及分别从北部和西部对以色列发起了协同攻击。这次突袭完全出乎以色列和西方情报机构的意料。苏联的“宇宙”系列卫星让苏联的阿拉伯盟友得以时刻掌握以色列的军事部署,但美国卫星此时所在的位置却帮不上以色列的忙。

  最初动用SR-71的计划要求飞机从毕尔空军基地起飞,穿越北大西洋,进入地中海,从交战双方的上空飞过,然后返回英国皇家空军的米尔登霍尔(Mildenhall)基地。然而,在英国政府拒绝“黑鸟”着陆之后,这种做法就行不通了——英国政府这样做是怕冒犯石油输出国组织(“欧佩克”),以确保阿拉伯石油的持续供应,虽然这一切最终被证明是徒劳的。

开加力升空的SR-71

匆忙之下,美军立即制定并实施了一套备用计划,即把两架配备有相机的SR-71外加地勤人员和地面设备部署到纽约州的格里菲思(Griffiss)空军基地。1973年10月13日,当地时间凌晨2点,吉姆•谢尔顿(Jim Shelton)少校和他的侦察系统操作员加里•科尔曼(Gary Coleman)少校登上了979号飞机,开始了“黑鸟”服役以来首次不间断的往返飞行任务(这类任务总共执行了9次),行动代号为“巨型河段/忙碌的飞行员”(Giant Reach/Busy Pilot)。每次这类任务的用时在9小时45分钟至11小时22分钟之间。这种飞行对机组人员的要求非常高——谢尔顿少校被要求在6个空中加油点接受不少于12架KC-135Q加油机的加油。第一个加油点位于圣劳伦斯湾外海,代号为“老驳船东”(Old Barge East);下一个与空中加油机的汇合点位于葡萄牙外海,代号“罗塔东”(Rota East)。此后他们会再次进行高空高速飞行,以高马赫冲刺状态穿过直布罗陀海峡,并在克里特岛南部(代号“克里特东”)减速下降进行第三次空中加油。由于“黑鸟”将靠近战区和利比亚,因此美国海军在地中海上待命的航母舰载机提供了战斗空中巡逻。

  SR-71在完成第三次空中加油后重新开始爬升和加速,并飞越了埃及塞得港。科尔曼回忆说:“没有任何迹象表明有什么东西朝我们飞来,但当我们转弯进入埃及领空时,(地面上)每个人都在他们的雷达上标记着我们的位置。‘大蛇’的防御系统面板像台弹球机一样亮来亮去,我对吉姆说:‘这应该很有趣。’”

SR-71的前后座驾驶舱,充满了上世纪60年代的设计风格

谢尔顿回忆说:“当我们飞到开罗南部时,我们的指示灯(电子对抗系统的告警灯)灭了,于是我们调转航向,再次穿过战场,在西奈半岛上空画了一个巨大的‘X’。我在下方看到了一些凝结尾迹,但我无法区分它们是埃及战斗机还是以色列战斗机留下的。”

  总的来看,979号“黑鸟”在交战区上空飞了25分钟。该机于格林威治标准时间11点03分进入埃及领空,并全面侦察了以色列与埃及和叙利亚两国的战线,然后飞离海岸线并减速、下降高度,抵达第四加油点(代号“克里特西”),该加油点仍受美国海军战斗空中巡逻的保护。接着又是高空高速飞行,直到飞抵葡萄牙外海的第五加油点(代号“罗塔西”)为止。

  在大西洋中部上空完成了第五次空中加油后,吉姆驾驶979号“黑鸟”爬升并加速,开始了其最后一段高速航程——横跨西大西洋向纽约飞去。在最终降落在格里菲思空军基地之前,谢尔顿完成了一次教科书式的第六次空中加油,加油点代号“老驳船西”(Old Barge West)。在这次任务中,有超过5个小时的时间是以不低于3马赫的速度飞行的。谢尔顿和科尔曼得到的侦察结果质量很高,为情报和国防分析人员提供了急需的有关该地区阿拉伯部队(和苏联装备)部署情况的信息,这些情报随后被提供给了以色列人。

速度一直都是SR-71最好的防御武器

在阿以双方于10月26日停火后这类飞行仍在继续着,因为战斗直到1974年1月18日才真正结束。第四次飞抵中东战区的任务结束时“黑鸟”返回了南卡罗来纳州的西摩•约翰逊空军基地,这是早就计划好的,而且以后所有的飞行任务都将在西摩•约翰逊基地进行,以避开纽约那严酷的冬季。在美国国务卿基辛格率领团队参加微妙平衡的撤军谈判期间,这些飞行任务获得的照相情报为前者提供了重要的信息。扩大谈判最终导致各方于1978年9月17日签署了意义极为重大的戴维营协议。

窥伺北方

  随着美国在越南的战争接近尾声,可获得年度经费支持的作战型SR-71飞机(这些飞机被称为“PAA”,即“主要在编飞机”)的数量也被削减了,以便与大幅削减的国防预算相适应。因此,1973年6月,嘉手纳基地SR-71的数量从4架减少到了3架。1982年5月,这一数字又下降到了2架,而当974号“黑鸟”在1989年4月21日因发动机故障失事后,美方并未派飞机来填补缺口。硕果仅存的962号SR-71继续留在第1分遣队中,直到“高级皇冠”计划被取消,并在9个月后返回了毕尔空军基地。

  相反,苏联地面和海上力量的扩张对未来SR-71的行动产生了深远的影响,特别是在欧洲。1976年4月20日,两架KC-135Q和972号“黑鸟”飞往英国,并在米尔登霍尔基地开展了两次训练飞行。在了解了大量关于如何在北欧狭窄的空域内使用SR-71——“黑鸟”在北欧会面临独特的高空气象条件的挑战——的情况后,972号SR-71于一周后返回了毕尔空军基地。

一旦压缩空气系统将“黑鸟”的发动机启动起来,飞行员就会把油门向前推到怠速位置上,以检查燃油流量是否会立即增加并在20秒内点火。当用专为“黑鸟”研发的三乙基硼烷(TEB)点燃燃料时,可以从尾喷口中看到翡翠绿色的闪光

1976年9月和1977年1月,北约先后举行了两次有来自米尔登霍尔基地的SR-71参加的演习。同时,参谋长联席会议指示战略空军司令部在米尔登霍尔部署一个“移动处理中心”(MPC),以支持SR-71执行战区内任务。所谓的“移动处理中心”由24个船运集装箱模样的车厢组成,这些车厢已在毕尔空军基地的仓库内部署到位。1977年5月16日,958号“黑鸟”降落在英国萨福克基地。在于5月18日完成了一次训练飞行任务后,该机便与一架RC-135在巴伦支海上空执行了一次协同作战任务。在这类任务中,SR-71的作用是“刺激”苏联的各种设备发出电子信号,而身处“防区外”的RC-135则通过电子情报记录仪使劲收集海量的情报,使分析人员能够确定苏联的电子战设备分布情况。倘若爆发冲突的话,这将有助于北约方面规划空袭飞机进入和撤出的路线。之后,在东/西德边界(即沿着所谓的“缓冲区”)执行了第二次作战任务。这两次飞行都非常成功,958号“黑鸟”于5月31日返回了毕尔空军基地。

第4分遣队SR-71的两条侦察航线,一条是沿华约边界进行侦察,另一条是北上沿苏联边界侦察。对此,苏联方面分别由歼击航空兵第787团和近卫歼击航空兵第174团的米格-25负责拦截

战略空军司令部在欧洲影响力增加的基础是北约面临的苏联/华约威胁性质的变化。从20世纪70年代中期开始,B-52及支援它们的空中加油机会定期部署到英国进行战区内训练,以做好执行战时战术任务的准备。因此,如果B-52的任务是执行类似它们在越南执行的那些任务的话,那么将再次需要U-2R和SR-71提供无线电情报预警信息,除此之外,还需要它们提供补充的空袭前和轰炸破坏评估图像。这些情报对北约空军及陆军而言是至关重要的。

侦察核潜艇

  苏联海军的战术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这是因为他们先后装备了搭载远程导弹的“德尔塔”级和“台风”级弹道导弹核潜艇,这导致美国海军开始对SR-71的高分辨率雷达能力感兴趣了——这些以巴伦支海沿岸的不冻港为基地的新型弹道导弹核潜艇(它们在美军内部被俗称为“Boomer”)能够越过北极地区向美国东海岸的内陆目标发射核导弹。

  在1979年之前,美国每年向英国部署3次SR-71,此后每次部署的时间延长到了3周;当年3月31日,第9战略侦察联队在米尔登霍尔基地建立了U-2R/SR-71联合部队,这支部队代号为“第4分遣队”。到1982年4月30日,974号“黑鸟”在英国待了将近8个月,到1983年开始出现了几个星期的部署重叠。

一旦两台J58发动机在跑道上完成了配平检查,机轮前的制动垫块就会被移除,同时来自控制塔台的绿灯指示这架“大蛇”跑道已清空,可以起飞。照片中所示的这架正在等待起飞的SR-71是979号(呼叫代号为“Oil 54”),时间是1984年10月的一个清晨,地点是英国皇家空军米尔登霍尔基地

用于测试和评估的飞机955号“黑鸟”于1983年7月9日飞越巴伦支海部署到了米尔登霍尔基地,并涂上了伪装的序列号962,以避免某些“不明身份者”对这架飞机予以特别的仔细关注——这架飞机上配备了革命性的ASARS-1超高分辨率地面测绘雷达。在欧洲又完成了两次任务后,955号“黑鸟”于7月30日再次飞越巴伦支海返回毕尔空军基地。AEARS-1雷达系统获得的图像的分辨率是如此之高,以至于美国海军的情报军官们甚至能区分出哪艘弹道导弹核潜艇在海上、哪艘弹道导弹核潜艇在洞库里。这也导致美国海军向“黑鸟”提出了更多的任务要求,最终,1984年4月5日,经英国政府批准,第4分遣队可永久性地将两架SR-71部署在萨福克基地。

突袭利比亚

  从1981年开始,利比亚那位愈来愈好斗的领导人穆阿迈尔•卡扎菲上校开始支持全球的各类恐怖主义组织。在1985年7月对美国律师协会的演讲中,里根总统将利比亚和其他四个国家一起称为“恐怖主义政权联盟”。在发生了一系列事件,如锡德拉湾不断发生的对抗、劫持了一架环球航空公司的客机、炸毁西柏林一家夜总会并导致两名美国陆军士官死亡等之后,里根总统忍无可忍了,他下令对班加西和的黎波里的目标进行空袭。

SR-71全速在利比亚上空飞行,此时J58发动机工作在冲压模式

经过精心策划,美军于1986年4月15日(当地时间凌晨2点)对利比亚进行了突袭,突袭行动持续了12分钟。这次任务是由部署在锡德拉湾三艘航空母舰上的24架美国海军攻击机,以及分别来自英国皇家空军拉肯希斯基地的18架F-111F和上海福德基地的4架EF-111“渡鸦”电子战飞机执行的。

  由于里根总统要求提供关于空袭准确性的图像证据,因此第4分遣队起飞了下辖的两架“黑鸟”(980号和960号)为其搜集了轰炸效果评估图像。也正是出于这个原因,这三次连续开展的侦察任务都需要有一架备份机,以防主要的那架飞机发生故障并被迫中止任务。由于法国和西班牙不允许空袭编队和“大蛇”从其领空飞越,故后者被迫绕过伊比利亚半岛,通过直布罗陀海峡进入地中海。这些明显多出来的额外航程又需要由KC-135和KC-10加油机提供多次空中加油。

1981年10月6日的一次作战任务期间,964号SR-71(呼叫代号为“Minty 23”)接受空中加油的情景。可以看到JP-7燃料从飞机整个“湿油箱”的无数小间隙中泄漏了出来

尽管有一位评论员声称,4月16日SR-71在执行任务时遭到了利比亚地空导弹部队的射击,但罗恩•塔博尔(Ron Tabor)中校早已表明事实并非如此。塔博尔中校执行了首次驾驶“黑鸟”侦察利比亚的任务,他也是一位资深的侦察系统操作员和教官。此外,弗兰克•斯塔姆普弗(Frank Stampf)中校表示:“我们在战略空军司令部总部以及其他几个‘特殊’的机构实时监测任务的进展并观察敌人的反应,但未看到有任何实际证据表明敌人发射了导弹。”所有三次任务在执行时都没有动用备份机,这无疑是对所有维修保障人员的专业精神的一个突出反映。

ASARS雷达的优势

  毫不夸张地说,ASARS-1雷达在一夜之间就让“高级皇冠”计划上了一个台阶。美国三军情报部门曾要求更新ASARS获得的目标图像——不仅包括欧洲的,还包括古巴、朝鲜和苏联远东地区的。因此,直到冷战结束,SR-71一直处于非常“忙碌”的状态。

  尽管如此,“大蛇”那强大的侦察搜集能力被广泛诟病的缺点之一是向战地指挥官发送情报耗时较长。到20世纪80年代中后期,人们已经有能力使用光电系统来代替胶片了,而且在飞机降落后胶片还需要耗时进行处理。通过安全的下行数据链传输ASARS-1雷达和相机拍摄的数字化图像可以为“黑鸟”这一平台提供无与伦比的实时/近实时情报分发能力。不过,等这一切实现时已经太晚了。

1996年2月1日, 971号SR-71参加了“红旗”演习;同年6月14日,该机在由埃德•施尼德(Ed Schnieder)和布莱尔•波泽克(Blair Bozek)驾驶着飞行时,对ASARS-1数据链进行了成功的演示

在冷战后急切地想兑换“和平红利”的大潮中,自然少不了对国防开支的相应削减。与之沆瀣一气的,是一批长期以来始终在反对“高级皇冠”计划的人士,包括空军参谋长拉里•韦尔奇(Larry Welch,他也是美国战略空军司令部总司令)上将、约翰•钱恩(John Chain,他和韦尔奇上将都是彻头彻尾的战术空军出身)上将,再加上其他几位对“高级皇冠”持反对意见的高级军官——这些人相互“勾结”在一起,让“高级皇冠”计划逐渐走向终结。之前支持“大蛇”的人士有一些仍身居有影响力的职位,他们在削减飞行成本和获得资金等方面付出了艰苦的努力,从而使“高级皇冠”计划在1989财年仍能活跃地开展下去。然而,到这一财政年年底时,运行资金已经枯竭了,并且所有SR-71的飞行活动在1989年10月1日均宣告暂停。最终,1989年11月22日,尽管有包括参议院军事委员会主席在内的40名国会议员存在质疑,但“高级皇冠”计划还是被终止了。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继续使用三架“黑鸟”开展了各种高空、高速试验,直到1999年。另有三架“黑鸟”被存放在了美国空军位于加利福尼亚州帕姆代尔市42号工厂的仓库内。剩下的13架“黑鸟”被借调给了博物馆。

在爱德华兹空军基地进行的最后一段部署期间,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与美国空军“共享”了831号SR-71B飞机(该机之前在美国空军中的序列号为61-7956)

当1995年国防部拨款法案为维持一支其所谓的“适度(三架)SR-71‘黑鸟’侦察机队”提供1亿美元时,让“高级皇冠”计划重启的努力仍在继续着,并且取得了有限的成功。两架A型“黑鸟”(971号和967号)被从仓库中启封并重新入役,剩下的一架SR-71B双座型飞行员教练机由NASA和新成立的被称为“第2分遣队”(部署在爱德华兹空军基地)的SR-71单位共同使用。这些飞机的侦察传感器已进行了升级,并安装了ASARS-1数据传输链。尽管如此,到1997年,当白宫坚持要求五角大楼在国防预算中节省开支时,几位主持过之前终止“高级皇冠”计划工作的高级空军军官抓住这个机会,挥下了砍掉SR-71的大斧。1997年10月14日,比尔•克林顿总统单方面否决了“高级皇冠”计划,这一次SR-71所有的飞行活动都被永久性地终止了。

在1997年末被永久停止飞行之前,“大蛇”在爱德华兹空军基地进行了短暂的重新启用,正是在此期间拍下了上面这张梦幻般的967号SR-71A的鸟瞰图

在其服役生涯中,SR-71项目共积累了53490飞行小时,其中11675飞行小时是以3马赫以上的速度飞行的。这一切的背后是17300个飞行架次,包括3551次作战任务。需要指出的是,如果没有空中加油机(主要是KC-135Q)提供的25862次空中加油支援,那么上述成就是不可能完成的。

就SR-71执行的几乎全部任务而言,基本都会有KC-135Q空中加油机参加。上面照片展示的是964号“黑鸟”在挪威北部外海的“维京北方”(Viking North)加油区加油的情景。“大蛇”多将其飞行路线分成多段,每飞完一段就会加油。照片中这架964号“黑鸟”进行的就是此次飞行中的第一次加油

美国总共制造了31架这种极为复杂的、能够飞到3马赫以上速度的飞机,其中12架因事故而损失(有11架是在最初的8年中损失的)。在这些事故中,没有一位SR-71的空军机组人员丧生。

在毕尔空军基地指挥官的合作下,洛克希德公司的摄影师埃里克•舒尔辛格(Eric Schulzinger)在1990年2月“摆拍”了这幅历史性的照片。最后面那架SR-71是架用YF-12A的1号机和地面试验机的部件改装的SR-71C飞行员教练机

在有限的重新启用期间,第2分遣队在150次训练飞行中共积累了365.7个飞行小时。1999年10月9日,在爱德华兹空军基地开放日期间,NASA完成了SR-71这款飞机的最后一次飞行。

“大蛇”的传感器和所破的纪录

  SR-71A在其可互换的机头部分中安装有侧视机载雷达(SLAR)或高分辨率雷达(HRR)。固特异宇航公司为“大蛇”研制了所谓的“产品改进项目”(PIP)雷达,代号为GA-531,这款雷达可通过其天线接收X波段的多普勒相位信息,这些信息被储存在记录仪上,飞机着陆后可将记录仪中的数据下载并进行分析。PIP雷达的对地分辨率约为10英尺(约3米)。PIP雷达于1973年6月被固特异宇航公司研制的“能力侦察雷达”(CAPRE)所取代,这款雷达的对地分辨率提高到了约5英尺(约1.5米)。

  “高级皇冠”计划最后采用的高分辨率雷达是洛里尔公司研制的“先进合成孔径雷达系统-1”(ASARS-1),该系统于1983年开始装机使用。据信,当“大蛇”在80000英尺(约2.4万米)的巡航高度上飞行时,对飞机正下方一点的地面分辨率低于12英寸(约0.3米)。

“黑鸟”上搭载的体积硕大的天文惯导系统

飞机上还搭载有仙童相机公司研制的F489型下视地形目标相机(TROC),这款相机可为照片判读员(PI)提供明确的对地跟踪信息。机上还有两台高分辨率的HR-308B型专业目标相机(TEOC),该相机使用48英寸(122厘米)焦距的镜头成像,图像呈现在细颗粒胶片上(每秒钟约可连拍8张)。这两部相机安装在机腹左右两侧的舱室内,并通过机上的天文惯性导航系统(ANS)自动启动,或由侦察系统操作员手动启动。侦察系统操作员可以对飞机航线左右两侧的目标进行“近距离”的拍摄。

  另外,飞机机腹左右两侧的舱室内还安装有两台Itek公司的HR-9085型作战目标相机(OOC),这种相机通过13英寸(33厘米)焦距的镜头收集高分辨率的三维全景图像。这些相机于1972年由机鼻部安装的全幅视线范围高分辨率全景光学条状相机(OBC)所取代,后者最初采用的是24英寸(61厘米)长焦镜头,但在1973年11月升级为30英寸(76.2厘米)焦距的镜头。

  1974年9月1日,首次SR-71访问英国的飞行开始,这次飞行创造了两项崭新的跨大西洋速度纪录。第一次是从纽约飞往伦敦,以参加在伦敦举办的范堡罗航展,共耗时1小时54分56秒;当972号“黑鸟”于12天后从米尔登霍尔基地返回毕尔空军基地时又创下了从伦敦到洛杉矶的最短纪录,共耗时3小时47分39秒。这两项纪录一直保持到了今天。958号“黑鸟”还于1976年7月28日创下了有人驾驶吸气式飞行器的绝对世界速度纪录;另外,在其于1990年3月6日进行的最后一次飞行中,972号“黑鸟”创造了另一项纪录:其只花1小时7分53秒就自西向东穿越了美国本土。当然了,这两项纪录也是迄今仍未被打破。

1976年7月28日,埃尔登•约尔兹(Eldon ‘Al’ Joersz,前)少将和乔治•摩根(George ‘GT’ Morgan,后)中校驾驶着958号SR-71创下了世界绝对速度纪录。照片所示为他们两人参加于佐治亚州华纳•罗宾斯航空博物馆举行的纪念这次历史性飞行40周年活动时的场景

附:波音公司提出的5马赫间谍飞机计划

  2018年1月初,波音公司宣布其正在研发一种概念性的高超音速侦察和打击无人机,并与洛克希德•马丁公司研发的SR-72不相上下。波音公司的“女武神Ⅱ”(Valkyrie Ⅱ)和洛马公司的“黑鸟之子”都能够以超过5马赫的速度巡航,这可以让它们规避敌人所有的防空系统——除了最复杂的防空系统之外。

  自从波音公司的官员在佛罗里达州的一次内部预映上展示了“女武神Ⅱ”的概念以来,不少可能的设计细节已经出现在了媒体上,其中最著名的是业界杂志《航空周刊》。波音公司的这款概念飞机依赖于“联合循环”推进系统,所谓的“联合循环”推进是指将传统的涡轮喷气发动机与强大的冲压喷气发动机结合在一起。涡轮喷气发动机可以将飞机加速到超过音速;在进行高超音速飞行时,涡轮发动机关闭,冲压发动机接管工作。

涡轮基“联合循环”推进系统

超音速和高超音速飞行这两项存在矛盾的需求决定了要采取这种推进方式。波音公司高超音速方面的首席科学家凯文•鲍卡特(Kevin Bowcutt)告诉《航空周刊》说:“这是一个非常困难的问题,即研发一种起飞后超过音速并一直加速到5马赫甚至更高速度的飞机。”

  若进行跨音速和低超音速飞行的话,最有效的发动机是采用窄进气道的涡轮发动机,窄进气道可以对空气进行预压缩。但是,持续进行速度超过5马赫飞行的高超音速飞行器需要较宽的进气道,这种进气道无法压缩空气。对波音公司和洛马公司而言,一个主要的挑战是如何设计一种单一的进气道,可以有效地满足上述两种发动机工作模式下的进气需求。在高超音速推进方面,波音公司已经与轨道ATK公司展开了合作。

  热障也是一个问题。波音公司发言人布赖恩纳•杰克逊(Brianna Jackson)表示:“空气摩擦引起的极端加热需要用极为耐热的高温材料和结构制造高超音速飞行器。”“让发动机和机身综合在一个非常大的包线范围内实现高性能会加剧设计上的挑战。”

  在研发“女武神Ⅱ”时,波音公司利用了其数十年来研发高速飞行器的经验。1964至1969年间试飞的北美公司XB-70轰炸机原型机可以以超过3马赫的速度巡航。就“女武神Ⅱ”而言,有报道称波音公司参考了XB-70进气道的设计。最近,波音公司的X-51(这是一款采用类似冲压喷气推进系统的高超音速导弹演示样机,最后一次飞行是在2013年)又给该公司的工程师们提供了一个整合5马赫飞行器机身和发动机的机会。

“女武神Ⅱ”沿袭了XB-70的“乘波飞行”理念

波音公司在继续完善“女武神Ⅱ”概念的同时,其并未实际致力于制造一架功能性的飞行器。对此,杰克逊表示:“波音公司目前并未研发高超音速飞机。”“尽管如此,我们继续围绕着高超音速技术进行了一些研究。在实用化的飞机成为可能之前,需要在若干技术领域取得进一步的进展。”

  不过,如果波音公司确实要继续制造一架“女武神Ⅱ”的演示样机的话,它已经在该机的外观方面有相当成熟的想法了。波音公司曾展示过一款高超音速无人机的缩比模型,这一模型具有与洛马公司的SR-72相同的细长楔形外观。鲍卡特告诉《航空周刊》说,从演示样机的样式来看,“女武神Ⅱ”的尺寸大约与F-16战斗机一样大小,即从机鼻到尾部约50英尺(15.24米)长。

  鲍卡特还说,该机型的实用作战版本将更大,尺寸与洛克希德公司长达107英尺(约32.6米)的SR-71“黑鸟”3马赫间谍飞机的尺寸大致相同——后者在20世纪90年代后期从美国空军中退役,并由此导致了当前研发SR-72的努力。

  杰克逊表示,从今天的高超音速概念到发展出一架具备作战能力的一线战机可能还需要花费数十年的时间。他说:“虽然现在精确地预言高超音速飞行何时会成为现实还为时过早,但可以肯定的是,在未来10年到20年内是可能的。”

艺术家绘制的波音公司“女武神Ⅱ”概念机的外观

所属兴趣: 海陆空作战武器
3
  • 0朵花
  • 0辆汽车
  • 0架飞机
  • 0座小岛
  • 0个666
  • 0个1024
  • 虚位以待
  • 虚位以待
  • 虚位以待
  • 打赏排行榜
    ? 我有金币:

评论 ( 2条 )

全部评论

七歌 3月16日 19:04 [ 2楼 ]

黑科技

路路 3月15日 14:02 [ 1楼 ]

厉害,战争机器

显示打赏弹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