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明路

滚珠轴承战争——再袭施韦因富特

3841 9月05日 11:12

“在得到远程战斗机为轰炸机护航之前,第8航空队对施韦因富特的第二次空袭打破了这段时期的严峻局面。”

美军第8航空队摧毁了施韦因富特约75%的滚珠轴承产能,并给当地的工业、铁路和城市社区造成了严重破坏

背景概述

  很多人都知道美军第8航空队对纳粹德国位于施韦因富特的滚珠轴承工厂的首次空袭。但是,很少有人了解1943年10月14日发起的第二次空袭。对该次战斗的幸存者来说,这次任务被称为“黑色星期四”。

  早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开打之前,美国陆军航空兵团便已经为可能将在欧洲开展的战略轰炸行动拟订了目标清单,在需要时便可按照清单展开轰炸。除了一些明显的目标,如交通运输网络、飞机制造厂和炼油厂外,一类重要的潜在关键目标便是德国的精密滚珠轴承生产企业。

  对几乎所有的战时工业产品——包括飞机、车辆和仪器设备——而言,滚珠轴承工业都是至关重要的。例如,一台典型的飞机发动机需要使用1000多个轴承,一门88毫米口径高射炮需要使用47个轴承,一具直径200厘米的探照灯需要使用90个轴承。

  1941年,英国经济作战部将滚珠轴承确定为纳粹德国制造业的重要组成部分。施韦因富特是德国东南部的一座工业城市,它的滚珠轴承产量占纳粹德国全国的40%以上,而且几乎是产量排名第二的斯图加特的三倍。

库格费舍尔-格奥尔格-舍费尔(Kugelfischer-Georg-Schäfer)公司,该公司是施韦因富特市最大的轴承制造商

在盟军联合指挥部轰炸清单上排前三十名的目标中,施韦因富特是仅有的两座人口不足10万的城市之一。另一座是比特费尔德市,该市有众多化工厂。

  1943年1月份召开的卡萨布兰卡会议正式确定了盟军的轰炸战略,主要目标是摧毁或破坏德国的军事、工业和经济体系,打击敌人的士气,并摧毁德国空军的飞机生产。其中,滚珠轴承工业被专门指定为“补充目标”。

  1943年,美国陆军航空队(之前的名称“陆军航空兵团”已从1941年6月起停止使用)正致力于实践战前提出的“昼间精确轰炸”理念。这里的“精确”是一种相对的说法,尽管美军关于其使用的“诺顿”轰炸瞄准器有一个引以为傲的传闻,即其精确度足以把炸弹扔进一个“泡菜桶”里。事实上,如果有一半的炸弹能落在瞄准点周围半径1000英尺(约305米)的范围内的话,那么美国陆军航空队就感到相当心满意足了,不过就连这样的精确度都很少能达到。当柯蒂斯•李梅上校于1942年带领他的B-17大队部署到英国后,他发现只有不到20%的炸弹落在目标周围半径5英里(约8千米)的范围内。

1943年第二次空袭施韦因富特后,第8航空队指挥官柯蒂斯•李梅(右,此时他已经是准将了)正在与弗雷德里克•卡斯特上校和艾略特•范德万特中校交谈

缺乏足够的护航战斗机并不是一个太严峻的问题,因为在战前美国陆军航空兵团的条令中,强调轰炸机的自卫,原因是当时缺少航程足够远的战斗机为轰炸机提供护航。这也导致了全副武装的B-17“飞行堡垒”轰炸机的问世。就在二战爆发几年前,英国首相斯坦利•鲍德温还念叨着说“轰炸机总能突破(防御)”。

  1943年5月制定的英美联合轰炸机攻势更加强调对滚珠轴承工业等关键目标的空袭,因为这类目标一旦被端掉可以造成整个工业体系的瘫痪。这就为针对施韦因富特的四座大型滚珠轴承工厂展开的两次史诗级任务奠定了基础。

针对施韦因富特的两次空袭

  对施韦因富特开展的第一次空袭任务雄心勃勃,但在操作上过于复杂,结果几乎是灾难性的。1943年8月17日,也就是美国对纳粹德国展开战略轰炸整整一周年的那天,美军第8航空队对施韦因富特和雷根斯堡发起了空袭,两支特遣部队准备在相距约177千米远的地方分别突破防御。

  恶劣的天气使轰炸施韦因富特的那队轰炸机未能及时起飞,但轰炸雷根斯堡的那队轰炸机准时起飞了。根据作战计划的要求,它们将在突尼斯降落。

  美军第8航空队号称“强大的第8航空队”,但在起飞执行任务的376架轰炸机中,共损失了60架,另外有50架虽然飞了回来,但受损严重,甚至无法修复。损失率高达16%,这是美国陆军航空队可以承受的数字的四倍。此外,共有564名空勤人员阵亡或被俘。

轰炸施韦因富特的B-17轰炸机群正在投下燃烧弹

在保卫这两处目标的战斗中,纳粹德国空军只损失了51架飞机,他们声称共击落了盟军52架轰炸机和5架战斗机——这是一个非常准确的评估数字。

  两个月后,“强大的第8航空队”再次尝试着发起了轰炸。

  “再袭施韦因富特”是一次倾尽所有的作战行动,但诸多轰炸大队都很难抽调出相应的兵力。有些大队刚刚经历了前期的紧张作战和消耗,正在休整以恢复实力。驻扎在英吉利海峡附近霍勒姆的第95轰炸大队四天前刚刚在德国明斯特上空经历过一场恶仗,此时只剩下18架飞机可用了。这并非个例:第8航空队在之前的三次任务中共损失了近90架轰炸机。某大队的飞行外科医师确信:“部队的士气处在前所未有的最低点。”

  尽管如此,对德国开辟的空中“第二战线”仍在迅速发展。位于伦敦西北部海威科姆的第8轰炸机司令部计划,投入360架B-17轰炸机和60架B-24“解放者”轰炸机,对施韦因富特展开第二次空袭,但这过于乐观了。

施韦因富特市的轴承工厂在遭受袭击后正在起火燃烧。在照片右上角那架B-17后面,可以看到许多烟雾的痕迹,这是由附近地面上的烟雾发生装置产生的,目的是用于伪装

该司令部负责作战的军官奥维尔•安德森准将发表了一份声明,向机组人员简述了这次任务的情况:“今天的空中行动是从这场战争爆发到目前为止所进行的最重要的一次。必须摧毁这个目标,因为它对敌人至关重要。你们那些已经牺牲的朋友和战友,以及今天有可能牺牲的朋友和战友,就都指望你们了。他们的牺牲不能白费。祝你们好运,去好好地打,好好地炸。”

  虽然兵力不足,但这次针对施韦因富特的“任务115”共派出了16个轰炸大队,合计291架“飞行堡垒”,目标距离英国海岸700多千米。大约20架B-24轰炸机也参加了主要任务。

  驻扎在英国波尔布鲁克的第351轰炸大队的起飞时间表堪称是典型代表:机组人员于上午9点10分登上飞机,1小时后开始发动飞机。在对“莱特•旋风”发动机进行了10分钟的暖机后,各中队于上午10点20分开始滑行,15分钟后先导机组起飞升空。

  这次任务的幸存者于当天下午5点07分返回了机场,这看上去像是一个8小时工作日,不过特点是充斥着恐惧、致命的危险、能把人冻晕的寒冷和持久的勇气。

在1944年2月24日开展的“大礼拜”轰炸作战中,正在空袭施韦因富特的B-17轰炸机。在“大礼拜”行动期间,该市在两天内遭受了三次轰炸

第1和第3航空师从英国沿海起飞后,并排着向东南方向飞去,其中第1航空师在第3航空师以北约32千米处。巴德•皮斯利上校是第1航空师的领队,他同时还是第92轰炸大队的一位副驾驶。

  与此同时,第2航空师也派出了21架“解放者”轰炸机,它们从北海上空飞过,假装要去轰炸埃姆登,不过这次转移德军注意力的佯攻最终被证明是不成功的。

进入德国上空

  通常,B-17轰炸机会在约6400米的高度接近德国空域,速度大约为220英里/小时(约354千米/小时)。美国陆军航空队的P-47“雷电”战斗机和英军的“喷火”战斗机会尽可能地为轰炸机护航,但仍然远远不够。

  纳粹德国空军采取了激烈的应对措施,他们部署在西欧的几乎每支战斗机部队——共计7个战斗机师——都被派来迎战美军的轰炸机。德军兵力包括9个单发战斗机联队、2个双发战斗机联队、6个夜间战斗机联队和2个轰炸联队。此外,至少有4个战斗机训练联队也派飞机参加了战斗。

  P-47战斗机一直坚持飞到了接近亚琛的地方,由于剩余油量的限制,它们被迫掉头返航。第56和第353战斗机大队在护航过程中一直与他们的“大朋友”保持接触,并宣称击落了13架敌机,但第4战斗机大队却因天气恶劣而未完成任务。

  从荷兰边境附近的基地开始,纳粹德国空军的第 3战斗机联队对美军的轰炸机进行了拦截——当时后者正飞过比利时的海岸线。在付出了损失7架Bf 109战斗机的代价后,德军击落了美军1架P-47战斗机,另外还有2架“雷电”因失事而坠毁。美军方面,击落最多(2架)的是第353战斗机大队的沃尔特•贝克汉姆上尉,他总共获得过18次空战胜利,后来不幸被俘。贝克汉姆上尉还获得过物理学博士学位。

一架共和P-47“雷电”战斗机正在攻击一架德国空军的双发梅塞施密特Me 110战斗机,照片可能是由后面这架飞机的照相枪拍摄的

当时,由于手头没有可用的远航程P-38战斗机大队,所以轰炸机编队在与绰号“大奶瓶”的P-47分开后,还需独自飞行1个小时才能到达投弹地区上空。

  在荷兰上空,随着2个德军战斗机联队与美军特遣部队陷入激战,战斗愈发激烈。当德军第1战斗机联队和第26战斗机联队的Fw 190击落了来自切沃斯顿的15架B-17中的13架之后,第305轰炸大队几乎已不复存在。

  根据轰炸机机组人员的报告,飞行途中的天气非常糟糕。在第351轰炸大队的18架轰炸机中,最终只有10架投下了炸弹,另有8架因天气原因而中止任务,其中6架返回了基地,3架降落在了其他地方。

  第3航空师径直在比利时边境以东向南飞行了约96千米,然后在卢森堡上空向左急转弯,直奔约290千米外的施韦因富特。该师的规避机动在很大程度上是成功的,因为其摆脱了德军重型战斗机的注意,直到进入德国领空。

美军第1航空师和第3航空师的飞行路线示意图,以及美军战斗机护航的最远距离

进入德国领空后,根据一位参加轰炸的机组人员的汇报,在轰炸机准备进入目标上空时,德军的高炮火力“不稳定、薄弱且不准确”;而一旦美军轰炸机飞抵目标上空时,德军的高炮火力便变得“较为猛烈且相当准确”。

  第303轰炸大队的遭遇是最典型的,该大队从剑桥郡的莫尔斯沃思起飞了20架飞机,有2架中止任务。机上的机枪手打了将近10万发12.7毫米口径的弹药,并宣称击落了24架德军的截击机。

  “任务115”变成了一次持续3小时15分钟的不断交火。防御的德军共起飞了882架次的战斗机,其中675架次用于攻击美军轰炸机编队。德军训练有素的雷达控制员将四分之三的空中拦截兵力引导到了美军轰炸机编队周围。

  正如李梅准将所指出的那样,机组人员经常看见那些赶来为他们“护航”的战斗机翅膀上绘有黑色铁十字标志。第100轰炸大队的一位飞行员说:“对那些恶意满满的小飞机而言,根本不需要考虑识别的问题,因为对我们而言它们全都是有害的。”德军的这些单发战斗机对美军轰炸机穷追不舍,而且颇具攻击性。许多德军战机会从正面攻击美军轰炸机,还有一些跟着轰炸机缓慢滚转,同时枪口始终指着轰炸机,在飞机处于倒飞状态时突然停止滚转并发起最后一次射击,然后通过破S机动与轰炸机脱离接触。虽然一些美军轰炸机机组人员认为这种战术只是在炫耀,但实际上德军飞行员的做法是很有道理的:他们在与轰炸机脱离接触时保持正向过载,在退出后仍能与美军轰炸机保持相同的航线,以便他们可以尝试着再次发起攻击。

这架B-17的右侧内发动机被打坏并冒出了烟雾

根据美军第41轰炸联队的机组人员估计,在90分钟的连续作战中,大约有300架德军战斗机从美军轰炸机旁边飞过。德军主要是从机尾发动袭击,一份报告指出他们“使用航空火箭弹的经验很丰富”。

B-17G来了

  直到美军开展此次任务之前,B-17F型轰炸机一直是美军轰炸机部队装备的主力机型。该型飞机的产量超过了以往所有型号B-17的总和(波音公司、道格拉斯公司和维嘉飞机公司共生产了3400架,相比之下之前的型号总共只有区区650架)。1943年10月份,全新的B-17G轰炸机出现在了战场上,其标志性特征是飞机的“下巴”上增加了一座双联机枪塔,由投弹手操纵射击。对采取“正面战术”的德国空军战机来说,这算是一种迟来的回应——德军的“正面战术”避开了“飞行堡垒”火力最强大的侧面和后部。至少有一架来自第305轰炸大队的B-17G在科隆附近被击落。

第379轰炸大队的这架B-17绰号“臭鼬脸”(Skunk Face,机号239789),可见其尾翼和方向舵严重受损

相比于Bf 109和Fw 190战斗机经常从轰炸机前方发起攻击,双发的Me 110战斗机(所谓的“轰炸驱逐机”)却总是从轰炸机后方发起攻击。在仔细估量了射程之后,Me 110战斗机会从500至600米的距离上将55毫米口径的火箭弹发射到美军编队中,偶尔也会近距离发射。

  在其第四次任务中,第384轰炸大队的领航员卡尔•阿贝勒中尉说:“德军战斗机总是无情地发起攻击,这简直就像是谋杀。”

  每架B-17轰炸机上备有约7500发机枪弹药,一些机组人员几乎把飞机上的每一发12.7毫米口径的机枪子弹都打了出去。尽管如此,德军战斗机部队还是拼死穿过由穿甲燃烧弹组成的火网,接近了美军的四发轰炸机。

一架机鼻严重受损的轰炸机

沃尔夫冈•布鲁纳中士是一名Fw 190战斗机飞行员,他报告了在施韦因富特以西约193千米处的科布伦茨上空附近拦截美军飞机的情况:

  “下午1点55分,编队中的一架波音B-17从7200米处进行了射击。”

  “下午1点47分,我们看到两个有战斗机护航的美军重型轰炸机大队在7200至7500米处往东南方向飞行。由于护航机的存在,我们被迫抛掉自己的副油箱,但我的编队指挥官没有抛。在短暂的迟疑之后,他命令我独自发起攻击。结果,我接近了三架Fw 190,这三架飞机与敌人的第一梯队飞行在同一高度,我与它们一起攻击了飞在右边的美军轰炸机大队的第一梯队,该梯队由孤零零的五架波音轰炸机组成,它们结成密集编队飞行。这次袭击是从左右两侧同时进行的。我从左侧攻击了最后一架轰炸机,是在它后方以30度的角度开火的。我看到机身和尾翼被命中了,并看到垂直尾翼断裂。”

  “在我脱离接触之后,我看到这架波音轰炸机脱离了编队,并向下坠落。由于弹药和油料不足,我不得不离开战场。最终对这个目标的致命一击是由第26战斗机联队完成的。”

  在美军派出去的291架轰炸机中,有37架已经中止任务,剩下的254架飞越海岸线进入了被纳粹占领的欧洲上空。飞行途中的战损导致有效的架次数减少了,最终,只有222架轰炸机空袭了在任务简报中为它们规划的目标。

  在飞近目标时,能见度得到了改善,这让领航员可以确认他们的飞行航路,也让投弹手能够看见他们的瞄准点。最初两队轰炸机的飞行路线在施韦因富特上空汇合到了一起,并在下午2点39分和2点57分之间进行了18分钟的狂轰滥炸。第303轰炸大队的轰炸是在24000英尺(约7300米)的高空进行的,每架B-17轰炸机都向V. K. F滚珠轴承厂投下了3枚半吨重的通用炸弹和5枚燃烧弹。

在1943年10月14日的“黑色星期四”大空袭之后,施韦因富特市的工厂和城区正在起火燃烧

投弹完成后,美军轰炸机从南方撤出准备返航,他们打算从布洛涅附近飞越海岸线回到英国。

挣扎着返回基地

  虽然已经完成了轰炸,但美军官兵在飞到布洛涅附近时却几乎没得到什么喘息之机,因为一些德军战斗机大队早就从它们位于荷兰和德国北部的基地远远地飞来等着他们。其中,第2战斗机联队下属的第1大队飞行了约290千米,前出到了美军第3航空师飞离欧洲大陆的航线上。

  负责指挥德军昼间战斗机部队的阿道夫•加兰德中将写道:“我们能够打散多个轰炸机编队,并几乎彻底消灭它们。飞来和返航路线下方的陆地上布满了被击落飞机的残骸。”

  一些掉队的“飞行堡垒”迷航到了远方的机场。第305轰炸大队的一架绰号为“懒惰宝宝”(Lazy Baby,机号230831)的轰炸机甚至在未放起落架的情况下迫降在了瑞士。在与“懒惰宝宝”相反的飞行方向上,另一架从切沃斯顿起飞的轰炸机在汉堡附近被击落,显然这架飞机试图进入瑞典境内。

这就是那架绰号为“懒惰宝宝”的B-17轰炸机,隶属于第305轰炸大队,于1943年10月14日迫降在瑞士境内

即使在接近基地的地方,美军仍在遭受损失。由于油料几乎告罄,第303轰炸大队的一架在战斗中受损的飞机(绰号“九尾鞭”)的机组人员在英格兰上空弃机跳伞。所有的飞行人员都在距离坠机地点——里斯利一户居民的后院里——约6.4千米的地方安全着陆了。

  第96轰炸大队的“纸娃娃”(Paper Doll)号是架机龄只有3个月的新机,该机带着战死的飞行员和身负重伤的副驾驶返回了基地。该机的领航员是迈尔斯•麦克法恩中尉,此人战前是一名私人飞行员,他驾驶着“纸娃娃”号降落在了英国皇家空军的一座机场上。麦克法恩中尉回忆说:“我们原本可以弃机跳伞,而不是冒着飞机坠毁的风险。我想,很多同伴都不愿意冒险让我这位领航员担任飞行员,但他们并没有坚持自己的想法,因为他们对我很有信心。他们都知道罗伯特•博利克中尉死在了那架飞机里,我们当中没有人愿意弃机跳伞并把他留在飞机上。我们不会那样做。”

1943年8月17日,在完成了对施韦因富特的首次空袭并返航后,这架绰号为“大牧场”(El Rauncho)的B-17轰炸机迫降在了英格兰境内

约有2900名空勤人员执行了这次任务,其中648人被认定为阵亡、负伤或失踪——伤亡率高达惊人的18%。第1航空师遭受的损失最为严重:根据记录,第305轰炸大队有13架轰炸机被击落,第306轰炸大队损失了12架。相比之下,整个第3航空师仅损失了15架。

  第8轰炸机司令部将60架“飞行堡垒”列为失踪,加上5架在英格兰坠毁,另有7架被归入“E类”而注销,或者说因损坏无法修复而除名。总而言之,此次行动美军共遭受了报销72架轰炸机的可怕损失。其余的幸存者中,大约四分之三的飞机遭受了不同程度的战损。

VKF公司一号工厂的主厂房在轰炸中严重受损

在空勤人员中,机枪手们宣称的战果往往是过于夸大的:可以理解的是,多架B-17经常会与相同的几架战斗机交战。美军最初宣称的击落数字是不切实际的288架,后来减少为有186架战斗机被“确认”击落。事实上,纳粹德国空军总共损失了53架飞机,有29名空勤人员死亡或失踪,20人负伤。

尾声

  对遭受了惨重损失的美军而言,一个冷冰冰的安慰是B-17显然给施韦因富特造成了严重破坏。在到此时为止盟军对欧洲开展的最出彩的轰炸行动中,第1航空师下属的第91轰炸大队在目标命中率方面是最高的。

  第351轰炸大队的领航投弹手哈维•华莱士上尉将自己飞机上所有的炸弹都扔到了瞄准点周围半径1000英尺的圆圈内——这是一种非常理想的情况。不过,第8航空队资历最浅的第390轰炸大队向诸位前辈展示了他们的战斗技能是何等的高超:在他们的飞机投放的炸弹中,高达51%落在了瞄准点周围半径1000英尺的圆圈内。更令人印象深刻的是,该大队领航机的自动驾驶仪已经失去控制,因此机组人员是被迫手动瞄准的。

  美国陆军航空队的情报评估表明,轰炸结果是有利的,并预计未来三个月内德国的滚珠轴承产量将减少25%。然而,后续的分析结果却并不那么乐观,而且后续的分析指出,虽然铁路交通线受损,但落弹最密集的却是位于建筑物之间的地带。

位于德国施韦因富特的库格费舍尔(Kugelfischer)轴承工厂,在遭到美军轰炸机的毁灭性空袭后被炸成了一片废墟

纳粹德国的生产统筹天才阿尔贝特•施佩尔很快就做出了反应。尽管电话线被炸断,但他还是与一位工厂经理进行了交谈,后者报告说,除了爆炸造成的损失之外,油浴使用的油引发了严重的火灾。施韦因富特的滚珠轴承产量已经暴跌至之前的23%。

  但是,施佩尔和他的手下还有其他选择。他们增加了进口量,特别是来自瑞典的滚珠轴承,并尽可能地转为使用滑动轴承。从1937年到1942年,瑞典平均提供了德国轴承需要量的57%(1942年之后的几年缺乏完整数据)。同时,瑞典还向英国出售轴承。

  德国人还为看上去不可避免的第三次空袭做了准备,但实际上第三次空袭并未发生。

  施佩尔曾回忆说:“令我们惊讶的是,敌人再次停止了他们对滚珠轴承工业的空袭……盟军原本已经胜利在握了,可胜利最终还是从他们手中溜走了。如果盟军以相同的强度继续进行空袭,那么我们很快就会陷入最后的苟延残喘。”

  空袭施韦因富特的两次任务都对第8航空队的作战和士气产生了长期影响。对美军而言,1943年秋天是一段严峻的时期,从统计数据来看,完成一次战斗之旅似乎是不可能的:在25次任务中损失率为4%,只有这样才被认为是可以接受的。在第二次空袭施韦因富特之后,第8航空队重新开始了其深入欧陆的轰炸任务,但此时他们手头上已经有了可提供贴身护航的兵力:第一批装备远程P-51“野马”战斗机的大队从当年12月起开始投入作战。

1943年10月14日的轰炸结束后,外国劳工正在VKF公司二号工厂内清理受损的铣床

“强大的第8航空队”后来确实再度对施韦因富特进行过轰炸,但发生在1944年2月到10月间,共进行了五次。英国皇家空军紧接着2月的那次任务展开过一次夜间空袭,但造成的破坏很小。

  到1944年年底,当纳粹德国的滚珠轴承生产真正成为一个问题时,其已经不会再对德国的工业造成重大影响了:盟军对德国石油和交通运输系统的轰炸被证明更有效地摧毁了纳粹德国的工业。

所属兴趣: 海陆空作战武器
8
  • 0朵花
  • 0辆汽车
  • 1架飞机
  • 0座小岛
  • 0个666
  • 0个1024
  • 孙明路 赏了 20
  • 虚位以待
  • 虚位以待
  • 打赏排行榜
    ? 我有金币:

评论 ( 6条 )

最热评论

rodgerszw 9月05日 19:05 [ 1楼 ] 5

好文!

Schbach 9月09日 14:49 [ 8楼 ] 1

现在的FAG轴承,舍弗勒品牌之一。

全部评论

十一喵 9月13日 19:00 [ 10楼 ]

二战迷[5X:0155]

Schbach 9月09日 14:49 [ 8楼 ]

现在的FAG轴承,舍弗勒品牌之一。

阿呆克 9月08日 20:17 [ 7楼 ]

我只想要封面

HER0 9月06日 13:40 [ 4楼 ]

学习了

小川 9月06日 08:53 [ 3楼 ]

写这历史才长知识啊

rodgerszw 9月05日 19:05 [ 1楼 ]

好文!

此帖荣誉记录

显示打赏弹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