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明路

A-10“疣猪”的战争

2903 2019年12月20日 10:42

在二十多年前的海湾战争中,美国空军的A-10机群在艰难的近距空中支援(CAS)任务中磨利了獠牙。在“沙漠盾牌”行动期间,美国向沙特阿拉伯部署了7个中队共144架这种貌似笨拙的攻击机,在法赫德国王国际机场组建了第354战术战斗机联队(临时)。

  第511战术战斗机中队的托德•“上海”•希伊上尉在战争中驾驶A-10“疣猪”飞了40次战斗任务。他的经验为我们提供了解作战飞机战斗部署的机会,并且说明在战争中要学会随机应变。

托德•“上海”•希伊上尉

举例来说,美国空军原本只是谨慎地打算只在近距空中支援任务中使用“疣猪”,但A-10却执行了多种多样的任务,在敌占区表现出的生存能力高于许多人的预期。在40日的战斗中,A-10部队确认摧毁了987辆坦克、926门火炮、1355辆战车及其他一系列目标,其中包括地面的10战斗机,甚至还在空中击落了两架直升机。A-10机队执行了8000多架次战斗任务,仅损失5架(0.062%的损失率)。有20架“疣猪”重伤返航,45架轻伤返航的A-10经过修理后再次出动。

战争中被SA-16击伤尾部的A-10A

和许多法赫德国王国际机场的A-10飞行员一样,希伊上尉在座舱战备中度过了1991年1月17日的战争首日。尽管有一些A-10参加了首日空袭,但大多数“疣猪”都处于地面战备状态以防备伊拉克军队入侵沙特。

  希伊上尉在战争第二天执行了首次战斗任务。近距空中支援任务的部分定义是“靠近己方前沿对敌发动的空中火力突击”,由于此时联军地面部队还没有接近伊军,所以A-10执行的是设计目标之外的敌后空中遮断任务。

  早上4:30,希伊上尉和他的僚机——斯科特•“斯帕克”•约翰斯顿上尉在夜色中爬上了座机。每架“疣猪”都挂载着标准弹药:6枚安装了无线电近炸引信的Mk.82 227千克炸弹、一枚红外制导“小牛”导弹、一枚电视制导“小牛”导弹、两枚自卫用AIM-9M“响尾蛇”导弹、以及1200发30毫米炮弹。

在完成了3次作战任务后,希伊上尉向来接替他的飞行员简报伊拉克的防空火力状况和科威特境内的目标分布

开局不顺

  飞行员们启动了发动机,希伊上尉向第511中队作战中心询问任务,他被告知要前往科威特海岸的一处地点,被称为“黑名单”的海军陆战队直接空中支援中心会分配目标。

  片刻之后,飞行员们的平静被突然打破。

  “我刚向控制塔台请求滑跑时”,希伊上尉说:“突然警戒频率中就开始广播‘红色警报!红色警报!红色警报!’。此时我已让机工长撤掉轮档,但外挂武器还没有整备好。听到报警后机工长就跳下我的飞机,收起登机梯,扯出防毒面具边戴边向掩体跑去!”。

  基地正面临着迫在眉睫的袭击,但广播并没有说明威胁的性质,当时伊拉克向沙特发射的第一枚飞毛腿导弹正向基地区域飞去。当时希伊上尉觉得威胁更可能来自低空飞行的伊拉克轰炸机,人们最担心的是伊拉克人使用毒气弹,所以希伊上尉的第一个动作就是关掉飞机的环境控制系统以防外界空气进入座舱。

  希伊推动油门,“疣猪”缓缓离开掩体,但当他蹬舵转向时A-10却继续直行,前轮转向机构出了故障。这不是什么大问题,因为希伊还能通过差动刹车来转向,所以准备硬着头皮起飞。

  “这是我的第一次战斗任务,我脑海中冒出了无数个念头。正要袭击基地的是轰炸机还是飞毛腿导弹?我们能击退进攻吗?‘爱国者’导弹能像宣传的那样保护基地吗?我胡思乱想着驾驶飞机离开了停机坪。”

  “需要补充一下的是当时天还没亮,我们昼间战斗机部队并没进行过太多夜战训练,我也从未在这个基地夜间滑行或起飞过。由于即将到来的袭击,基地熄灭了所有灯光,我不得不用着陆灯来寻找跑道,但前轮转向又出了故障,所以我的第一次战斗任务开局很不顺。”

战争期间,一架法赫德国王机场的A-10正在进行挂弹作业

A-10的30毫米炮弹

引发注意

  希伊上尉在跑道尽头旁的等待点停了下来,等待军械师取下消武器保险销。希伊费力控制机头把滑行灯照向军械师掩体,然后闪烁灯光引起他们的注意,最后奏效了。

  “全副武装的军械师冲出掩体的情景把我吓了一跳,他们身着全套化学战装备:防毒面具、防化服、手套、靴子、防弹背心和头盔。他们可能创下武装的A-10的世界纪录,然后正如突然间冒出来的那样,又突然间消失在地堡中。”

  希伊上尉升空后环顾四周寻找僚机的频闪灯光。此时海尔季基地(Al Kharj)担任警戒的F-15们也紧急升空,频闪灯似乎都照亮了天空。

  “这是一个美丽的晴朗夜晚,夜空中有很多星星”希伊上尉回忆:“战斗机的频闪灯和星光混合在一起,让人产生了很多飞机正向北飞迎敌的错觉。斯帕克加入我的左翼时,我的心跳速度才恢复正常。突然左侧爆发出一片闪光……我想是一枚‘飞毛腿’击中地面或者是‘爱国者’拦截了‘飞毛腿’(实际上是一枚‘爱国者’在来袭‘飞毛腿’附近爆炸)。我开始担心返航时会看到中队的队友和基地的惨状。那枚导弹落在了那里?有没有带化学弹头?”

  A-10在海面上空6700米高度沿着波斯湾海岸向目标飞去。太阳正在升起,飞机下方的晴朗天空预示着今天是个阳光明媚的日子,飞机上方8000米处有薄薄的卷云。希伊上尉联系了“黑名单”,被告知目标是科威特米娜萨阿德(Mina Sa'ad)码头的火炮阵地。

  希伊上尉顺利找到码头,准备实施炸弹攻击。不巧的是头顶卷云与暗绿色机腹形成了明显对比,所以在希伊上尉瞄准目标时,伊拉克防空炮手也瞄准了“疣猪”。当A-10双机正向海岸飞去时,长机的注意力突然被来自僚机的紧急呼叫所吸引。

希伊所在部队是第511“秃鹫”战术战斗机中队,这张飞行员合影照片的背景是中队指挥官的座机,机鼻上有个秃鹫涂鸦

大棉花团

  “他说:‘我们下方出现大棉花团(高炮炮弹爆炸)!”希伊上尉说:“‘棉花团’外白内灰,我们估计是57毫米炮弹,这种炮弹能够一直飞到我们所在的高度。我们可以看到地面的炮口闪光,高炮就在我们和目标之间的岸边。我们试图从其他方向接近目标,但高炮始终指着我们,在这玩意面前俯冲可不是一个好主意。”

  希伊上尉撤到离海岸远一些的安全距离,并试图用“小牛”导弹锁定目标,但图像对比度不足以引导武器。事情总是会在关键时刻变得更糟,一枚地空导弹来袭了!僚机突然大喊“向右急转!”,希伊上尉急忙照做,还不忘同时发射箔条和诱饵弹。

  “我向一侧望去”A-10飞行员说:“看见一个橙色火球拖着长长的白烟飞离码头向我们冲来,我立即滚转想把导弹从右翼甩掉,一边拼命发射干扰弹。我狂喜地看到导弹的尾烟从座舱盖上方掠过,这意味导弹已经不再锁定我们。尾烟突然中断后,我看着导弹落入了海湾。”

  希伊上尉一边继续飞离海岸,一边思考下一步行动。A-10的油料已经不多了,希伊上尉呼叫“黑名单”告知空管已无法攻击目标,他说正返回基地,希望能下次再来。双机到达法赫德国王机场时,希伊上尉高兴地发现基地并没有遭受袭击。

  “基地安然无恙,在明媚的阳光下看起来一切安好”他回忆道:“但前轮依然不能转向,所以我降落后就沿着跑道一直滑行。我就这样结束了第一次战斗,随后飞机被拖回停机坪,所有武器都原封未动。这和我预想的有点不一样。”。

海湾战争时期的法赫德国王机场

当天早上希伊上尉驾驶另一架A-10再次起飞,他和约翰斯顿上尉回到了原来的目标,背对升起的太阳进行了一次迅速而精确的攻击,这次伊拉克炮手没有发现他们。

  希伊上尉在接下来的24架次任务中攻击了边境后方的伊拉克炮兵阵地和车辆。在1991年2月15日的第27任务中,他带领杰伊•凯勒中尉从阿尔朱夫(Al Jouf)前沿作战基地起飞。在简报中A-10被要求飞往伊拉克西南穆达伊西斯(Mudaysis)机场几公里外的地点,伊拉克人把一些飞机藏在这里的沙漠掩体里。希伊上尉用集束炸弹和机炮摧毁了一架苏-20“装配匠”爬升回6000米高度。

  他听到E-3预警机的空管正试图联系已经离开此地区的A-10攻击机,希伊上尉告诉空管他和僚机都有空,预警机说在他东北50公里处有一个低空低速目标。希伊上尉开始向该方向飞行并进入浅俯冲,不一会看到地面扬起的一片烟尘,一个小黑点正在飞越沙漠。凯勒中尉留在空中掩护,希伊上尉一个翻身进入45度的俯冲。

击落“河马”

  “我接近后发现那是一架正在超低空飞行的米-8‘河马’直升机”希伊上尉说:“我瞄准后从2400米高度开始射击,打了大约300发30毫米炮弹。我从俯冲改出后又绕了回来,发现直升机冒烟了。杰伊通过无线电告诉我有几发炮弹好像击中了尾梁。我再次滚转进入俯冲,又向‘河马’射击了200多发,并在1400米触底爬升。”

  希伊上尉在爬升中回头观望,看到地面出现一团冒出黑色烟柱的火球,直升机已经坠地了。

希伊上尉在击落“河马”后与座机81-0964的合影,注意座舱侧面代表空战战绩的一面伊拉克国旗

1991年2月24日海湾战争地面战打响了,2月26日希伊上尉开始执行近距空中支援任务。他和约翰斯顿上尉紧急起飞,准备支援在向科威特城挺进时遭遇火炮打击的美国海军陆战队,有报告说伊拉克坦克正向这里移动。随着“疣猪”接近战区,他们不得不降到1500米高度在“石油乌云”下方飞行,因为战场已经被科威特油井燃烧产生的黑烟所遮蔽。

被伊军点燃的科威特油井

“能见度下降到只有5公里,即使现在是中午,云层下看起来更像是黄昏”希伊上尉说:“下面的景象让人震惊,成千上万的联军车辆正列队向北挺近,我们甚至可以看到联军已经在铁丝网路障和雷区中开辟出一条条通道使装甲洪流继续北进,我军正在大举进攻。”

  希伊上尉与陆战队的F/A-18前进空中管制(FAC)机取得联系,了解伊拉克炮兵阵地和高炮火力点的位置。

  A-10双机随后在地面前进空中管制的指挥下进行攻击,地面前进空中管制花了几分钟时间向希伊上尉发送友军的确切位置,这对战斗来说非常重要,近距空中支援的基本原则是“宁可不击中目标也不能误伤友军”。希伊上尉飞向火炮阵地准备实施攻击了。

高速推进的盟军装甲部队

“我一路向北飞直到能看见伊拉克自行火炮射击时发出的火光,他们正在向我军射击。我与斯帕克呈纵向编队准备轮番发射‘小牛’导弹,我进入浅俯冲,用一枚红外‘小牛’锁定自行火炮的红外影像。”

  这门伊拉克火炮已经打了几发炮弹,在A-10座舱的显示器中火炮已呈白热化的外观,成为红外导弹的完美目标。希伊上尉在5公里开外发射了“小牛”后转弯脱离,导弹击中目标后他看到火炮掩体周围发生了几次大规模殉爆。约翰斯顿上尉向另一门伊拉克火炮进行了类似攻击,然后A-10拉起脱离,让前进空中管制来评估效果。

A-10在海湾战争中发射了大量“小牛”导弹,“疣猪”是个慢速稳定的飞行平台,有利于“小牛”的瞄准与发射

“他说准确命中了目标,炮击停止了”希伊上尉说:“斯帕克和我再次靠近目标,看到有几名伊拉克炮手弃车向南逃窜,我将情况报告给前进空中管制,他指示我们把注意力转移到正从沿海高速公路南下的伊拉克坦克。我们发现并识别了坦克,然后用电视‘小牛’攻击了头两辆。”

  “燃油越来越少,前进空中管制正忙着指挥一队AV-8B‘鹞’,我们关上武器保险向法赫德国王飞去。在离开时前进空中管制对我们表示感谢,还说已经在围捕逃跑的伊拉克炮手了。”

  这是托德•希伊在战争中最后一次开火的战斗,也是唯一一次开火的近距空中支援任务。在之后的任务中,他都是飞到战区盘旋一圈就带着所有武器返航了,此时由于联军的闪电式推进,前进空中管制常常拒绝A-10的攻击要求以避免误伤友军。在战争中希伊上尉没有机会来体验A-10的生存能力,他很幸运,没有遭受任何攻击。

  低速的A-10从未被设计用来深入敌占区攻击目标,但在海湾战争中却开了先河。A-10肯定是有史以来最丑陋的飞机之一,但是对那些正被敌人切断、牵制、接连遭受损失的步兵排来说,世界上最动人的景象之一就是满载弹药和燃油“疣猪”双机出现在天际线上,正准备开始为期45分钟的近距空中支援任务,而最美丽的景象就是天空中一下出现了6对“疣猪”!

托德•“上海”•希伊上尉的座机A-10A 81-0964,座舱侧面有一个击坠标志

双机是A-10的基本战术编队

现在A-10 81-0964仍在服役中,不过已经升级成了A-10C,并隶属第23“飞虎”联队

所属兴趣: 海陆空作战武器
9
  • 0朵花
  • 0辆汽车
  • 1架飞机
  • 0座小岛
  • 0个666
  • 0个1024
  • 孙明路 赏了 20
  • 虚位以待
  • 虚位以待
  • 打赏排行榜
    ? 我有金币:

评论 ( 4条 )

最热评论

虎贲校尉 2019年12月20日 19:54 [ 1楼 ] 3

小时候看军事杂志就觉得A10帅,至今依然觉得这是攻击机教科书般的造型

搬砖不容易 2019年12月21日 13:11 [ 3楼 ] 1

[5X:0155][5X:0155][5X:0155][5X:0155][5X:0155]

全部评论

LongNG 2019年12月22日 11:34 [ 4楼 ]

写的好看

搬砖不容易 2019年12月21日 13:11 [ 3楼 ]

[5X:0155][5X:0155][5X:0155][5X:0155][5X:0155]

何必- 2019年12月20日 21:43 [ 2楼 ]

[5X:0155][5X:0155]

虎贲校尉 2019年12月20日 19:54 [ 1楼 ]

小时候看军事杂志就觉得A10帅,至今依然觉得这是攻击机教科书般的造型

此帖荣誉记录

显示打赏弹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