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风逛京郊》海淀【寻找贝家花园】

636 4月26日 13:49

多写点 京郊或京津冀的小众景点也许能有帮到大家的作用吧,毕竟疫情期间谁也不敢跑太远。
(此文发布于2015年)
前言
前几天,无意中在央视节目中看了一栏《贝家花园往事》,里面 法国 老大夫的 中国 情缘故事吸引了我。
得知贝家花园就位于西郊的阳 台山 附近,这个周末打算驾车去看看。

贝家花园
《贝家花园往事》(讲述了以贝熙业大夫为核心的朋友圈创造的中法文明传奇。

贝家花园,始建于民国时期,位于阳 台山 东麓,依山势而建,共有三组建筑,分东南石楼,北部的建筑群,西南部的建筑群,现存建筑有石楼、二层北楼、石碉楼、水池、西南部正房、排房,其中石楼位于三组建筑群的东侧约二百米处,石楼坐西南朝 东北 ,正门有青石横匾,上书“济世之医”,楼分四层,虎皮石砌筑 ,在二层北楼西南有二层石楼,砖与毛石混筑。有房屋9栋、水池1个。现为 北京 市文物保护单位。

楼上树丛掩映下的残破房子可不是贝家花园啊。
我驾车路过“贝家花园5号”紧闭的院门时,以为里面已经用作它用,不再对外参观了。失望之余又不甘心,就绕到这个大院(可能是在建中的“妙灵山庄”吧)的后山,徒步找寻。
小山上很僻静,有点吓人,没有正经路,仔细观察会看到一些树木掩映下的残破的旧房子,很破败。
就在我准备打道回府,空跑一趟的时候,突然看到远处的一个“碉楼”:“就是它!”

贝熙叶大夫建“贝家花园”是在上世纪20年代初,距今已有90多年。雕楼的门额上至今保留有李石曾先生题写的石匾,上有“积德济世”4个大字。雕楼分上下三层。每层面积大致25平方米。原来这是贝熙叶大夫在郊外的诊室。
走到近前,发现碉楼出口入口的铁栅栏门都锁着,那一定是禁止参观了吧。

后来静候一会发现左右没人,就斗着胆子翻了进去

这就是那块“济世之医”的碑文吧,看不太清

这个门锁是虚挂着的,一拽就开了

这个碉楼一共分三层,一层带个小院儿不用说,二层带个大露台,三层顶层有个不大的平台。看着里面不像是能住人的地场,也许只是保家护院的“保卫部”吧

站在顶层的平台上远眺 北京 城, 海淀昌平 ,隔壁的鹫峰, 凤凰 岭等等

贝熙叶大夫建“贝家花园”是在上世纪20年代初,距今已有90多年。雕楼的门额上至今保留有李石曾先生题写的石匾,上有“积德济世”4个大字。雕楼分上下三层。每层面积大致25平方米。原来这是贝熙叶大夫在郊外的诊室。贝大夫的口碑非常好,对那些贫苦村 民和 农民他免费看病,不收一文钱,还主动给药。他是个大人道主义者。雕楼底层是候诊室,二层是他的诊室,有小洗手池,三层是药房,三层之上有平台,登上去可眺望四外,远远地一直能看见 北京 城。

这不过是贝家花园的一个碉楼,我们悄悄翻出来,然后在不远的隔壁拾级而上,才找到”贝熙业大夫”的西山别墅。

在上世纪上半叶, 北京 西郊妙峰山下曾经是 法国 朋友们喜爱的一个地方。中法大学附中建在这里,实验林场也在这里。李石曾先生也曾在这里建设他的新生活基地和模范村,推行他的新生活运动,又办学校,又建医院,还建新农村,而李石曾又是中法大学的创始人和 中方 校董,一向和 法国 有着密切的交往,可称是近代中法友谊的奠基人和核心人物之一。著名的 中国 进步青年赴法勤工俭学运动就是在他的推动下轰轰烈烈地展开的。就因为如此,“贝家花园”选择了建在这里,其他的 法国 朋友,如蓝荷海先生,也是一位中法大学的教员,也在此建有住宅。圣·琼· 佩斯 不仅选择在这里小住,还住在桃峪的一座小道观中写诗。另一位 法国 著名汉学家铎尔孟教授不光喜欢这里,甚至还在这里买下了一块坟地,准备长眠于此。而他们都为 中国 做了大量好事,是 中国 人民最可信赖的好朋友。

贝大夫在 中国 的最大收获,是在 中国 找到了爱情,尽管这段感情当时很难为世人所理解。1952年,80岁的贝熙业与28岁的吴似丹在新 中国 《婚姻法》颁布后结为夫妻。
让·路易说:“父亲说,母亲曾经救过他的命。一天下暴雨,父亲摔倒,母亲正好在身边,她扶起父亲,细心照顾。或许就在那段日子,他们发现彼此相爱。对许多人来说,那是一种令人迷惑不解的爱情。”

1923年,贝熙业的第一任妻子病故,小女儿又染上肺病,贝大夫租下了京西阳台山 鹫峰脚下的一片山场,建起一座中西合璧的别墅山庄,人称“贝家花园”。
贝家花园也由最初的疗养之所,变成了当时法国精英社交活动的“文化沙龙”。贝大夫热爱 中国 文化,着长袍、习中文、喜中餐、研书画。在20世纪初驻华法国人圈子中,贝熙业是灵魂人物。每逢周三,贝大夫常常举办沙龙,高朋满座。外交官圣琼· 佩斯 是贝大夫的好友,他们一起去 蒙古 草原探险, 佩斯 在 北京 西山秘密创作英雄史诗《阿纳 巴斯 》,1960年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作家谢阁兰沉醉于 中国 古代文化,从 西安 碑林《大秦景教流行中国碑》获得灵感,创作了“碑体诗”《碑》,成为 法国 文学经典;历尽十年心血校译《红楼梦》法文版的汉学家铎尔孟和贝大夫更是老哥们,两人常常争论,又亲密无间,每周都见面。两个老哥们都爱吃甜食,贝大夫偏好冰淇淋,铎尔孟则爱吃甜点,如果他忘了带走,贝大夫会专门派司机送去。
日本 军队占领 北京 后,铎尔孟每周只出一次门就是去贝家晚餐,人称“星期三先生。”贝大夫和铎尔孟曾在 北京 西山买下墓地,准备永远留在 中国 。
没想到,时事所迫,两人最终都离开了 中国 。

中国 教育家李石曾是贝大夫最亲密的 中国 朋友之一,二人共同尝试推动 中国 教育现代化,李石曾与蔡元培、吴稚晖等人发起勤工俭学运动,创办中法大学,一批改变 中国 命运的人物从此诞生,这些人物包括周恩来、邓小平、陈毅、蔡和森等。
在这些活动中,贝熙业一直是李石曾的支持者,他担任勤工俭学会医师,为所有从北方出发去 法国 的勤工俭学学生体检,担任中法大学医学院教授和董事,推动中法教育交流。

贝家花园的正房门是锁着的,隔着玻璃能看到里面空荡荡地什么都没有,除了几张大概是看病用的“工作台”吧

地道
在贝家花园正房右侧的偏方内,我发现了一处漆黑的地道,尤其是地道口处的标语“下去,必死无疑”更增加了我的猎奇心理;不过台阶上的那行英文,我觉得一定是后人加注的。
地道不是特别深,可真是特别黑!而且地道里还有地道套着....阴气太重,赶紧出来吧(相传这地道是贝大夫秘密医治伤员的处所)

所属兴趣: 秀旅行
2
  • 0朵花
  • 0辆汽车
  • 0架飞机
  • 0座小岛
  • 0个666
  • 0个1024
  • 虚位以待
  • 虚位以待
  • 虚位以待
  • 打赏排行榜
    ? 我有金币:

评论 ( 7条 )

全部评论

独自随风 [ 楼主 ] 5月04日 14:33 [ 11楼 ]

挺不好找的

吴易 5月04日 11:38 [ 10楼 ]

之前探访四十七中的时候想来参观,结果没找对位置[5X:0106]

吴易 5月04日 11:38 [ 10楼 ]

之前探访四十七中的时候想来参观,结果没找对位置[5X:0106]

普鲁士酒馆 4月28日 16:43 [ 7楼 ]

嗯嗯,我知道主要是我家离那里不远

独自随风 [ 楼主 ] 4月28日 08:03 [ 5楼 ]

好多人都不知道

独自随风 [ 楼主 ] 4月28日 08:03 [ 5楼 ]

好多人都不知道

普鲁士酒馆 4月28日 04:58 [ 4楼 ]

也曾去过

普鲁士酒馆 4月28日 04:58 [ 4楼 ]

也曾去过

独自随风 [ 楼主 ] 4月26日 15:53 [ 2楼 ]

现在应该开放了吧?

batulu 4月26日 15:51 [ 1楼 ]

第一次听说这个地方。

batulu 4月26日 15:51 [ 1楼 ]

第一次听说这个地方。

此帖荣誉记录

显示打赏弹幕